諾諾

關注前希望大家去瞄一下自我介紹
身為こたぬき的一個小文手
雖然沒文筆也沒內容
但我會盡全力做到最好的
如果有什麼建議
或什麼需要改正
歡迎大家提出


頭貼/封面繪師:言若ちゃん

【うらさか十周年】【Day3】

大家好!我是第三天的文手諾諾!詳情請戳#うらさか十周年企劃#tag!

【Day3】
發表日期:8月11日
寫手:諾諾
題目:誰も知らないハッピーエード
背景:二次(所以勿帶三)。童話設定(?):藥師さかた和住在山裡的うらた(講起來好奇怪
備注:さかた第一人稱
正文:

從前從前,有兩個可愛的男孩子,他們就這樣相遇了——

春天,粉嫩的櫻花花瓣飛舞在空中。沁涼地,柔軟地撫摸著棕髮少年的肌膚。

他完全陶醉在這個夢幻的世界,一個人坐在樹下,靜靜地享受.....

突然一陣風吹過,他感受到了不遠之處的草叢有動靜,倒吸了一口氣。

是蛇嗎?還是熊呢?越看越可怕......

少年緩緩地移動腳步,深怕自己被發現。那草叢越動越厲害,他便隨手把一個人抓到面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前者的慘叫聲是因為出自內心的害怕,後者則是因為某雙不知從哪來的手緊緊地抓住自己的腰,感覺到一陣劇痛而大叫。

如果他用這個力道和那隻什麼來著的打一場絕對會贏的吧。不管裡面出現的是蛇是熊還是獅子,或者是恐龍,我相信。

“啊啊啊啊啊啊出來了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兩個人人的叫聲在森林裡迴盪著,彷彿來到了森林交響樂的最高潮。假如有人路過大概有七成的人認為裡面發生了凶殺案,兩成的人以為有人掉到水裡,剩下的一成大概會覺得是遇到外星人。

眼看草叢中的神秘生物就要出來了,兩個人已經緊張到叫不出聲,睜大雙眼等待牠的出現。

“欸......是狸貓。”
少年緩緩地鬆開雙手,並蹲下來,伸出雙手想要引起牠的注意。

從草叢裡鑽出來的看起來不是什麼兇猛野獸,大約是可以抱在懷裡的大小,身上的花紋簡單,水汪汪的雙眼顯得格外可愛。

那隻狸貓很快地和棕髮的少年在一起,少年不時地搓搓牠的臉蛋或肚子上的毛。

“むむむ好可愛啊~你要叫什麼名字呢?”
他帶著像對小孩子的語氣對那隻小狸貓說。

也不知道小狸貓聽不聽得懂,牠瞇眼一下笑後,那個少年又跟加的興奮的。

我說...這種感覺好像我是介入了兩個熱戀中的情侶的電燈泡啊。

正當我要離開的時候,他突然拉住我的衣角。
不像剛剛那種力道,這次,他是很輕地,很輕地.....

“那個.....剛剛嚇到你了....抱歉.....”
漂亮的碧綠色雙眸帶著微微的歉意看著我。

“....沒關係的!幸好沒發生什麼可怕的事....”

幸好,

幸好什麼事都沒發生....嗎?

才剛說完這句話,手臂突然傳來一陣刺痛。

“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好痛”

那隻小狸貓正大力地咬著我的手臂,而旁邊,他的新主人正摀著最偷偷地笑著。

意識到我的痛苦,他輕輕地搔著小狸貓的脖子,直到牠鬆口。

“大概是你的手臂看起來太美味了吧!”他笑著說。
“哎呀!居然咬到流血了!你這小傢伙也太厲害了!”
他對小狸貓說完後,看向手臂鮮血淋漓的我說:
“傷成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的確連我自己都覺得看起來挺嚇人的。我將身為藥師會隨身攜帶的小盒子打開,拿出藥膏和繃帶,自己包紥。

他讓小狸貓爬到肩膀上,手上拿著我的小盒子,看著我包紥的過程。

“吶,為什麼會來這裡呢?”

“聽說這裡有一種稀有藥草....這裡不能來嗎?”

“不是的,只是這裡幾乎不會有人來。”

“啊啊…所以你一個人住這裡嗎?”

“嗯嗯。”他點點頭。

對話到這裡,氣氛顯得有點尷尬。難道是提到什麼讓他傷心的事嗎?

一個人,會很寂寞吧…

“那我以後可以來這裡找你玩嗎?”

聽到我這句話,他眼睛亮了一下,又變回原本的表情。

“我是沒意見啦…”他將臉藏在小盒子後面小聲地說。

那日,我沒找到任何藥草,但我認識了一個人。

一個我很喜歡的人。
~~~~~~
在某個夏天,又再次回到那個森林。
一路上沒有半個人,只有幾隻小動物出來活動。
當想要放棄,掉頭離開時,看見了一面碧藍色的湖。
湖面在太陽的照耀下閃閃發光,而湖的一旁,有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個一直在尋找的身影。
棕髮的少年看到不遠之處的友人,馬上站起來揮手。

“喔!藥師先生好久不見!這次是來找什麼呢?”

“我來找你啊!”

“欸?”

“就.....想你了啊…然後就來了....”

“什麼啊…”
他微低著頭,紅著臉說。

欸,我好像說了什麼不得了的話了。
就這樣兩個人沉默了好一陣子,我突然開口:
“這面湖真美。”
別吐槽我轉移話題的能力啊!我真的想不出來要說什麼!
“這是我們族的聖湖喔,裡面的神仙會保護族人喔。”
咦!他好像沒有那麼介意,還一副很高興想要介紹的樣子。
“喔喔喔好神奇的感覺~”
我從小就是個孤兒,沒有父母跟他講過什麼故事。所以工作上的前輩要說故事的時候,總是會格外興奮。當然,現在也是。
“對了,藥師先生要不要吃魚,我去抓個幾條。”
等等,現在不是要講水神的傳說嗎?不不,更奇怪的不是這個。
“欸欸欸不是聖湖嗎?”
聖湖不是那種不能隨意冒犯什麼的嗎?
“沒關係的!神仙大人才不會介意那麼多。”
“可是可是....”
也沒管我的意思,他就直接跳進湖。不一會兒的功夫就抓了一條魚上岸。
“喔喔好厲害!”
“畢竟常常抓嘛。
“水神真的不介意嗎?”
“水神大人才不是那麼小氣的人呢!”

他在岸上喘幾口氣後,又向我說
“我再下去抓幾隻,你先生火吧!”
說完便轉身入水了。
欸?生火?我想一下.....鑽木取火嗎?
我找了一些樹枝疊起來,然後開使慢慢的鑽木。
看起來沒什麼變化呢…會不會在他上來之前還沒好呢?
…這個速度根本在天黑之前都不會好吧。
這時突然有隻小狸貓走了過來。這不是上次那隻嗎?好久不見居然變的那麼胖了。
別靠近我的樹枝啊!孩子!我在取火!啊啊啊別過來啊你要做什麼!不可以碰樹枝啊~
幸好牠沒有把樹枝弄亂之類的,只是噴火而已。
你不是狸貓嗎?為什麼會噴火啊啊!當初把你當成無害的小動物真是大大大大地看錯你了。
不過現在火已經生好了真是太棒了。

剛好那個少年抱著好幾條魚上岸。
老實說我有點好奇他是怎麼抓魚的,一次可以捉那麼多條,到底是一次全不抱起來還是一隻一隻慢慢抓。
不管是哪個都好困難。
“呼~生火了嗎?”
“嗯!”我大力得點頭。
他將濕透的上衣脫下晾在一旁,雪白的肌膚露了出來,他將身體微微的靠近火想要快點讓身體乾,因為沾了水而緊貼著臉的頭髮滴著水,水珠流過了鎖骨,胸口,腰......
雖然兩個人都是男生,但看到我這樣一直盯著他,他害羞的把衣服穿會去。
可能是他覺得現在的模樣很狼狽吧。
“呃....那個....穿濕的衣服會感冒喔。”
我邊提醒他,邊把我的袍子脫下,遞給他。
“謝謝”他小聲地說完後,便轉過身換衣服。
研究了好一陣子還說不知道該怎麼穿,於是他直接披在身上。

“你會烤魚嗎?”換好衣服後,他問我。
“呃....你不會嗎?”
“我?我當然會啊!”他楞了一下,拍拍自己的胸口,充滿信心地說著。
“那還是你烤吧,我不會。”
畢竟之前光是吃到魚就很困難了,更何況烤魚。
“........好.....”
總覺得他的表情有點不情願,是不是有什麼困難呢?
~
“如何?”他沉重地問著。
我咬了一小口他給我的魚,這魚肉好嫩....不...它根本沒熟吧。
“好像....還沒熟”
“好吧,那我再烤一下。”他馬上把我手上的魚奪走,放著繼續烤。
~
“現在呢?感覺如何?”
我在次咬了一小口....好脆...怎麼都是黑的...難不成....
“.....好像烤焦了吧....”
他非常失望地盯著魚,一臉”我明明已經努力了”的表情。
“這一定是水神的指令,祂不想讓你吃魚。”他很嚴肅地看向我說。
“那我該怎麼辦?”
“你去吃野草吧。”
“欸!!!!!!!!”
“好了我要去睡覺了”
語畢,他便直接躺下了。
我該怎麼辦啊啊啊啊啊啊。

後來我默默地把烤焦的魚埋入土裡,爬到已經睡到不省人事...我是說,已經熟睡的少年旁邊。

“......然後大家都走了.......”
是夢話嗎?
他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只是拍拍他的肩膀。
“......而我要守護大家留下的東西.....”
“好想念大家啊…為什麼....為什麼要留下我一個人呢…”他的聲音漸漸沙啞,似乎真的已經哭出來了。
我也躺了下來,讓他緊靠著,雖然可以明顯地感受到他的呼吸越來越亂,但他仍沒有落下半滴淚水。
是惡夢嗎?很可怕吧…

“如果你孤單的話,我來陪你吧。”
“想我的話,就叫我的名字吧。”
“我就會出現在你身邊喔。”

我在耳邊細語著。

“真的嗎?”

“你要跟水神大人說,我出現的時候,一定要讓我吃到烤魚喔。”

原本蹙緊的眉頭放鬆了許多,嘴角也微微的上揚。

我會讓你的惡夢變成好夢的,相信我。

~~~~~~~~
又是另一個秋天,森林的葉子由綠轉紅,我正愉快尋找一個人,我最想的人。

“喂喂喂你跑那麼快做甚麼?我有不會跑掉...”
“我想和你相處久一點嘛!”
說完,我就撲向他。
“あほ!快住手啊啊!”
他在我懷裡掙扎約三秒後,我便鬆手了。
“是驚喜喔!”
我在他的脖子上掛了一個項鍊。
那個項鍊有一個漂亮的綠色墜子,刻成薄荷葉的樣子。
“好漂亮......感覺...眼熟”
他目不轉睛的盯著項鍊,呢喃著。
“我最近在皇宮裡工作,拿到不少有趣的東西呢。”
我指著那個項鍊說。
“嗯?”
“只要治好貴族的病,他們就會給你一些類似的東西...其他的我都分給了身邊的夥伴,想說這個項鍊應該很適合你...”
“皇宮裡真的好豪華啊!完全是個不一樣的世界,每個角落都有士兵,僕人...聽說每個大臣都有帶假髮耶!我上次要幫一個大臣看頭的病時他堅持不讓我碰他的頭,結果一陣風來他的假髮就掉了...啊!公主殿下的狗狗好可愛!但我和士衛的狗狗比較熟...皇宮裡有好多奇怪的事情呢!但師傅和前輩們都不在,自己一個人在皇宮...有點可怕呢…”
“為什麼只有你一個人在皇宮呢?”他問。
“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上次找到的那個藥草治好很多人...進去之前...前輩說要小心一點... ”
“藥草...?”
“就是上次夏天我來這裡的回程看到的。”
他的眼神顯得很焦慮,緊抓著我問
“除了你以外,還有誰知道這裡?”
“...應該只有我吧…”
他皺這眉,低頭想了良久,說:
“藥師先生,你先別過來這裡了。”
“欸?不能來了嗎?”
我心中充滿了錯愕和疑問。
“總之,就是別再過來了。”
說完,他便跑走了。
~
那個重複不斷的夢,不斷重複的畫面,和不斷忍住的淚水——
“媽媽,這個項鍊給您。”
稚嫩的小手將親手做的項鍊遞給自己的母親。
那是個刻有薄荷葉的項鍊。
“謝謝你喔。”
女人溫柔地撫摸孩子的頭。
“那爸爸的呢?”
一旁的男人笑著問。
“啊…我今天在做一個。”孩子說。
~
“唔...怎麼天亮了...”
男孩在外頭找漂亮的小石子,結果找著找著便睡著了。“慘了,現在回去會不會被罵....”小男孩踩著小小的步伐奔回家。
“我回來了~”
沒有人。
“大家,我回來了~”
沒有人回復。
“爸爸!媽媽!我回來了!”
依然沒有回復。
“不要跟我玩躲貓貓啊!我知道你們都在!”
每間房間的們都打開過了,每個櫃子都翻過了。
沒人。
只有被破壞的傢俱,被打碎的窗戶,和滿地的血跡。
“你們在哪裡啊?快出來啊~”
男孩哭著說。
他們跑到他的房間,看到地上的字。
用血寫成的字。
『別怕
我們只是去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而已
你一個人一定要活下去
要守護族人的東西喔»
“...很遠的地方是哪裡啊...我也要去找你們』
男孩哭著說,淚水滴到地上,字跡變得越來越模糊。
“不要丟下我ㄧ個人啊…”
~
“國王陛下,我們已經知道那個新來的藥師跑去哪了。”
“難怪我每次問他他都支支吾吾的。敢跑去禁區,也算他膽子挺大的。”
“陛下真的不好奇他去做甚麼嗎?”
“反正那個民族不是已經被滅族很久了嗎?連屍體也全數銷毀了,還怕其他人鬧事?”
“臣...還是有點不放心。”
“不然你明天帶一些人去探勘,有事再跟朕說。”
~~
冬天,少年從那個惡夢中驚醒了。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夢見族人的事了,但每次夢到,悲傷的情緒又被激起。
真的,好想哭。
正當他想縮回被窩,忽然聽到外面異常的吵鬧。
“是誰?”
他還來不及反應,房門就被狠狠的踹開。
他知道,來者不善。
“你們來做什麼?休怪我不客氣。”
“抓住他。”一個命令出來,幾乎全部的士兵湧了上來。
如果一,二個人撲上去的時候,他還可以很輕鬆地應付。但現在這種狀況,他的手腳都被抓住,嘴巴也被摀起來。現在他只能用雙眼睥睨著對方。
“我勸你不要亂動。”那人笑著說。
“你們幾個人跟我繼續去探看,剩下的幾個...就陪這個小弟弟玩玩吧。”
剩下的幾個人用繩子綁住少年的手腳,嘴巴上綁了布條...
~
“話說那個藥師為什麼今天沒有來?”國王問了一旁的侍衛。
“不知道欸?要不要派人去找?”
“算了,反正不缺他一個。”
~
“大人說讓我們跟人質好好玩是什麼意思啊?”
一個士兵小小聲的問另一個士兵。
“大概是任我們處置吧?”一個看起來比較成熟的士兵回答。
“欸?所以要則麼處置呢?”
“讓我想想......”
“啊!你看他綁那麼多繩子,要不要頭髮也綁一下?”
“我想綁馬尾!”
“馬尾算什麼東西啊?辮子才是王道!”
“你們在說什麼啊?明明就是包包頭最可愛了!”
“全部閉嘴!讓我安靜思考該怎麼處置!”那個成熟的的士兵大罵。
“真的非常抱歉!”
然後那些喧鬧的士兵跑到少年前面
“吶吶你想玩什麼啊?”
“你是笨蛋嗎?他的嘴巴被綁住了。”
“我幫忙解開!”
解開之後,他們帶著開心的眼神看著少年。
“其實你很想看星星對吧!”
“天都快亮了還有什麼星星!要看也是看太陽!”
“我想看火星...”
“你想玩什麼呢?”他們全部將視線投向少年。
“我想要...一個安靜的環境。”少年冷淡地說。
“嗚嗚嗚真的非常抱歉!”他們們害怕的跑走了。
該誇獎他們很有禮貌嗎....?
那群士兵討論了一下後,開心地的跑到旁邊跳起了舞。
我說你們這樣管人質好嗎?是說對我來說很好。
少年暗自想著。
~
明明留下我守護,我卻什麼都留不住呢。
為什麼當初要留下我這個沒用的人呢?
反正這些白痴士兵不殺我,白痴中的正常人遲早會把我處理掉吧…
現在我還能做什麼呢?
看著頸上的項鍊,我閉上了雙眼....

—啊啊…所以你一個人住這裡嗎?

是啊。

—那我以後可以來這裡找你玩嗎?

為什麼?

—呃....那個....穿濕的衣服會感冒喔。

為什麼這麼關心我呢?

—就.....想你了啊…然後就來了....

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溫柔呢?

—我想和你相處久一點嘛!

我...好像也是怎麼想的。

—欸?不能來了嗎?

是啊,你不會在來了。

—如果你孤單的話,我來陪你吧。

可以嗎?

—想我的話,就叫我的名字吧。

這有可能嗎?

—我就會出現在你身邊喔。

“さかた.....”

—今,会いに行くから!

~

“你沒事吧?”
看見那少年像是被遺棄在角落,我馬上跑到他面前。

“你怎麼會在這裡?”
他驚訝的看這我。

“因為你叫了我的名字啊!”

“所以說為什麼會被綁起來啊?”

我幫他解開繩子後,他抱住我大哭。

“さかた~”

自從他變成一個人之後,他便忍住了每一次的淚水,

但這次他放下了堅強的一面,在我的懷裡像隻撒嬌的小貓。

“不要丟下我啊...”

~
睜開了雙眼,坂田發現自己躺在被窩裡。

啊啊,原來是一場夢啊。

他拍拍一旁的うらた

“吶吶,我剛剛做夢了耶。”

“...不要吵我”

“我有夢到うらさん喔。”

“...沒興趣”

“就是啊你在...”

~
“吶,你的烤魚。”
棕髮的少年遞給紅髮的少年。
“喔喔喔這次可以吃到了嗎水神大人!!”
紅髮的少年興奮接下。
“感覺怎樣?”
“還不錯!”
棕髮的少年一臉”有練習就是不一樣”的表情,然後又變成”快誇獎我的廚藝吧你”的表情。
“噗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麼啊?”
“你的表情也太好懂了一點。”
“蛤?你說什麼?有那麼明顯嗎?”

與你共享—

十個最浪漫的春天,
十個最精彩的夏天,
十個不寂寞的秋天,
十個不寒冷的冬天,

不需要戲劇化的事情,只願與你攜手平靜地度過接下來的每一天—

“約定好囉,要永遠在一起喔。”

~
“所以到底是受到什麼打擊才會做那種夢啊?”うらた聽完他的夢忍不住吐槽。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小說看太多吧…”
兩人轉向床頭櫃,看見一本書
“...《摳門的水神》?”
然後真相大白了!(並沒有

(完)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