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諾

關注前希望大家去瞄一下自我介紹
身為こたぬき的一個小文手
雖然沒文筆也沒內容
但我會盡全力做到最好的
如果有什麼建議
或什麼需要改正
歡迎大家提出


頭貼/封面繪師:言若ちゃん

-隨手塗鴉,線條亂注意
-骨架崩壞注意
-P10是さかうら注意
大家早安,是諾諾喔(為什麼一大早就看到妳
因為以下是發牢騷所以我帶圖來了!
啊...就是呢...那個最近一直寫不出東西
想到的不是不滿意就是有點偏題...
所以連載我不知道暑假之內能不能完結,
只希望(2)可以在開學前完成
啊啊啊啊好討厭喔為什麼一直沒有好的靈感呢…
所以我最近畫圖和唱歌比較多一點,想說開學後一定會很忙吧
能練多少算多少
那些圖我可能挑個幾張喜歡的上色!看大家有沒有比較喜歡哪張吧(有嗎有嗎(🐊

還有!20fo突~破~了~
謝謝一直以來支持的每個人!
每顆紅心,每條評論,每隻藍手,每個關注,每次閱讀,都給我很大的信心
以後會繼續努力的!
(欸?沒有活動嗎?(我...再看看吧
by諾

置頂ฅ'ω'ฅ

近期公告🐊🐊🐊🐊🐊🐊🐊🐊🐊🐊🐊

恋をしよう(2)正龜速完成中!

🐊🐊🐊🐊🐊🐊🐊🐊🐊🐊🐊🐊🐊🐊🐊

2018/08/16更新自介
歡迎想認識我的人來逛逛(。’▽’。)♡

2018/08/14更新超認真質問箱回答
真的很認真哦
這裡是箱箱ฅ'ω'ฅ!請用你的好奇心填滿它

🐊🐊🐊🐊🐊🐊🐊🐊🐊🐊🐊

文文:(依時間順序)

2018/08/11
誰も知らないハッピーエード(さかうら):
【うらさか十周年企劃】

2018/08/09
所以說把惡魔隨便帶回家真的沒關係嗎(さかうら)
イラスト:言若

2018/07/22
恋をしよう(1)(さかうら)

2018/06/30
DESSERT(うら月)
【天月生日企劃:那個夏日,你,與我】
イラスト:失失

2018/06/03
試著說出喜歡(96坂)

2018/04/01
愚人節(さかうら)

2018/02/19
戀疾(さかうら)

🐊🐊🐊🐊🐊🐊🐊🐊🐊🐊
大家好!這裡是言若哦!
最近真的沒什麼靈感抱歉...
發現lofter有置頂的功能,稍微把之前的文整理一下ฅ'ω'ฅ
然後排版真的不知道怎麼樣比較好看,路過的可以建議一下ฅ'ω'ฅ
啊對了!這張圖是我的人設!是我自己畫的!雖然很普通就是了啊....
還有!這裡沒有特別整理圖的部分。所以現在圖都打上tag#言若不會畫畫,雖然應該是沒人,但還是想說這樣要看我的圖的人比較方便(♡˙︶˙♡)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妳♥
by言若

【うらさか十周年】【Day3】

大家好!我是第三天的文手諾諾!詳情請戳#うらさか十周年企劃#tag!

【Day3】
發表日期:8月11日
寫手:諾諾
題目:誰も知らないハッピーエード
背景:二次(所以勿帶三)。童話設定(?):藥師さかた和住在山裡的うらた(講起來好奇怪
備注:さかた第一人稱
正文:

從前從前,有兩個可愛的男孩子,他們就這樣相遇了——

春天,粉嫩的櫻花花瓣飛舞在空中。沁涼地,柔軟地撫摸著棕髮少年的肌膚。

他完全陶醉在這個夢幻的世界,一個人坐在樹下,靜靜地享受.....

突然一陣風吹過,他感受到了不遠之處的草叢有動靜,倒吸了一口氣。

是蛇嗎?還是熊呢?越看越可怕......

少年緩緩地移動腳步,深怕自己被發現。那草叢越動越厲害,他便隨手把一個人抓到面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前者的慘叫聲是因為出自內心的害怕,後者則是因為某雙不知從哪來的手緊緊地抓住自己的腰,感覺到一陣劇痛而大叫。

如果他用這個力道和那隻什麼來著的打一場絕對會贏的吧。不管裡面出現的是蛇是熊還是獅子,或者是恐龍,我相信。

“啊啊啊啊啊啊出來了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兩個人人的叫聲在森林裡迴盪著,彷彿來到了森林交響樂的最高潮。假如有人路過大概有七成的人認為裡面發生了凶殺案,兩成的人以為有人掉到水裡,剩下的一成大概會覺得是遇到外星人。

眼看草叢中的神秘生物就要出來了,兩個人已經緊張到叫不出聲,睜大雙眼等待牠的出現。

“欸......是狸貓。”
少年緩緩地鬆開雙手,並蹲下來,伸出雙手想要引起牠的注意。

從草叢裡鑽出來的看起來不是什麼兇猛野獸,大約是可以抱在懷裡的大小,身上的花紋簡單,水汪汪的雙眼顯得格外可愛。

那隻狸貓很快地和棕髮的少年在一起,少年不時地搓搓牠的臉蛋或肚子上的毛。

“むむむ好可愛啊~你要叫什麼名字呢?”
他帶著像對小孩子的語氣對那隻小狸貓說。

也不知道小狸貓聽不聽得懂,牠瞇眼一下笑後,那個少年又跟加的興奮的。

我說...這種感覺好像我是介入了兩個熱戀中的情侶的電燈泡啊。

正當我要離開的時候,他突然拉住我的衣角。
不像剛剛那種力道,這次,他是很輕地,很輕地.....

“那個.....剛剛嚇到你了....抱歉.....”
漂亮的碧綠色雙眸帶著微微的歉意看著我。

“....沒關係的!幸好沒發生什麼可怕的事....”

幸好,

幸好什麼事都沒發生....嗎?

才剛說完這句話,手臂突然傳來一陣刺痛。

“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好痛”

那隻小狸貓正大力地咬著我的手臂,而旁邊,他的新主人正摀著最偷偷地笑著。

意識到我的痛苦,他輕輕地搔著小狸貓的脖子,直到牠鬆口。

“大概是你的手臂看起來太美味了吧!”他笑著說。
“哎呀!居然咬到流血了!你這小傢伙也太厲害了!”
他對小狸貓說完後,看向手臂鮮血淋漓的我說:
“傷成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的確連我自己都覺得看起來挺嚇人的。我將身為藥師會隨身攜帶的小盒子打開,拿出藥膏和繃帶,自己包紥。

他讓小狸貓爬到肩膀上,手上拿著我的小盒子,看著我包紥的過程。

“吶,為什麼會來這裡呢?”

“聽說這裡有一種稀有藥草....這裡不能來嗎?”

“不是的,只是這裡幾乎不會有人來。”

“啊啊…所以你一個人住這裡嗎?”

“嗯嗯。”他點點頭。

對話到這裡,氣氛顯得有點尷尬。難道是提到什麼讓他傷心的事嗎?

一個人,會很寂寞吧…

“那我以後可以來這裡找你玩嗎?”

聽到我這句話,他眼睛亮了一下,又變回原本的表情。

“我是沒意見啦…”他將臉藏在小盒子後面小聲地說。

那日,我沒找到任何藥草,但我認識了一個人。

一個我很喜歡的人。
~~~~~~
在某個夏天,又再次回到那個森林。
一路上沒有半個人,只有幾隻小動物出來活動。
當想要放棄,掉頭離開時,看見了一面碧藍色的湖。
湖面在太陽的照耀下閃閃發光,而湖的一旁,有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個一直在尋找的身影。
棕髮的少年看到不遠之處的友人,馬上站起來揮手。

“喔!藥師先生好久不見!這次是來找什麼呢?”

“我來找你啊!”

“欸?”

“就.....想你了啊…然後就來了....”

“什麼啊…”
他微低著頭,紅著臉說。

欸,我好像說了什麼不得了的話了。
就這樣兩個人沉默了好一陣子,我突然開口:
“這面湖真美。”
別吐槽我轉移話題的能力啊!我真的想不出來要說什麼!
“這是我們族的聖湖喔,裡面的神仙會保護族人喔。”
咦!他好像沒有那麼介意,還一副很高興想要介紹的樣子。
“喔喔喔好神奇的感覺~”
我從小就是個孤兒,沒有父母跟他講過什麼故事。所以工作上的前輩要說故事的時候,總是會格外興奮。當然,現在也是。
“對了,藥師先生要不要吃魚,我去抓個幾條。”
等等,現在不是要講水神的傳說嗎?不不,更奇怪的不是這個。
“欸欸欸不是聖湖嗎?”
聖湖不是那種不能隨意冒犯什麼的嗎?
“沒關係的!神仙大人才不會介意那麼多。”
“可是可是....”
也沒管我的意思,他就直接跳進湖。不一會兒的功夫就抓了一條魚上岸。
“喔喔好厲害!”
“畢竟常常抓嘛。
“水神真的不介意嗎?”
“水神大人才不是那麼小氣的人呢!”

他在岸上喘幾口氣後,又向我說
“我再下去抓幾隻,你先生火吧!”
說完便轉身入水了。
欸?生火?我想一下.....鑽木取火嗎?
我找了一些樹枝疊起來,然後開使慢慢的鑽木。
看起來沒什麼變化呢…會不會在他上來之前還沒好呢?
…這個速度根本在天黑之前都不會好吧。
這時突然有隻小狸貓走了過來。這不是上次那隻嗎?好久不見居然變的那麼胖了。
別靠近我的樹枝啊!孩子!我在取火!啊啊啊別過來啊你要做什麼!不可以碰樹枝啊~
幸好牠沒有把樹枝弄亂之類的,只是噴火而已。
你不是狸貓嗎?為什麼會噴火啊啊!當初把你當成無害的小動物真是大大大大地看錯你了。
不過現在火已經生好了真是太棒了。

剛好那個少年抱著好幾條魚上岸。
老實說我有點好奇他是怎麼抓魚的,一次可以捉那麼多條,到底是一次全不抱起來還是一隻一隻慢慢抓。
不管是哪個都好困難。
“呼~生火了嗎?”
“嗯!”我大力得點頭。
他將濕透的上衣脫下晾在一旁,雪白的肌膚露了出來,他將身體微微的靠近火想要快點讓身體乾,因為沾了水而緊貼著臉的頭髮滴著水,水珠流過了鎖骨,胸口,腰......
雖然兩個人都是男生,但看到我這樣一直盯著他,他害羞的把衣服穿會去。
可能是他覺得現在的模樣很狼狽吧。
“呃....那個....穿濕的衣服會感冒喔。”
我邊提醒他,邊把我的袍子脫下,遞給他。
“謝謝”他小聲地說完後,便轉過身換衣服。
研究了好一陣子還說不知道該怎麼穿,於是他直接披在身上。

“你會烤魚嗎?”換好衣服後,他問我。
“呃....你不會嗎?”
“我?我當然會啊!”他楞了一下,拍拍自己的胸口,充滿信心地說著。
“那還是你烤吧,我不會。”
畢竟之前光是吃到魚就很困難了,更何況烤魚。
“........好.....”
總覺得他的表情有點不情願,是不是有什麼困難呢?
~
“如何?”他沉重地問著。
我咬了一小口他給我的魚,這魚肉好嫩....不...它根本沒熟吧。
“好像....還沒熟”
“好吧,那我再烤一下。”他馬上把我手上的魚奪走,放著繼續烤。
~
“現在呢?感覺如何?”
我在次咬了一小口....好脆...怎麼都是黑的...難不成....
“.....好像烤焦了吧....”
他非常失望地盯著魚,一臉”我明明已經努力了”的表情。
“這一定是水神的指令,祂不想讓你吃魚。”他很嚴肅地看向我說。
“那我該怎麼辦?”
“你去吃野草吧。”
“欸!!!!!!!!”
“好了我要去睡覺了”
語畢,他便直接躺下了。
我該怎麼辦啊啊啊啊啊啊。

後來我默默地把烤焦的魚埋入土裡,爬到已經睡到不省人事...我是說,已經熟睡的少年旁邊。

“......然後大家都走了.......”
是夢話嗎?
他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只是拍拍他的肩膀。
“......而我要守護大家留下的東西.....”
“好想念大家啊…為什麼....為什麼要留下我一個人呢…”他的聲音漸漸沙啞,似乎真的已經哭出來了。
我也躺了下來,讓他緊靠著,雖然可以明顯地感受到他的呼吸越來越亂,但他仍沒有落下半滴淚水。
是惡夢嗎?很可怕吧…

“如果你孤單的話,我來陪你吧。”
“想我的話,就叫我的名字吧。”
“我就會出現在你身邊喔。”

我在耳邊細語著。

“真的嗎?”

“你要跟水神大人說,我出現的時候,一定要讓我吃到烤魚喔。”

原本蹙緊的眉頭放鬆了許多,嘴角也微微的上揚。

我會讓你的惡夢變成好夢的,相信我。

~~~~~~~~
又是另一個秋天,森林的葉子由綠轉紅,我正愉快尋找一個人,我最想的人。

“喂喂喂你跑那麼快做甚麼?我有不會跑掉...”
“我想和你相處久一點嘛!”
說完,我就撲向他。
“あほ!快住手啊啊!”
他在我懷裡掙扎約三秒後,我便鬆手了。
“是驚喜喔!”
我在他的脖子上掛了一個項鍊。
那個項鍊有一個漂亮的綠色墜子,刻成薄荷葉的樣子。
“好漂亮......感覺...眼熟”
他目不轉睛的盯著項鍊,呢喃著。
“我最近在皇宮裡工作,拿到不少有趣的東西呢。”
我指著那個項鍊說。
“嗯?”
“只要治好貴族的病,他們就會給你一些類似的東西...其他的我都分給了身邊的夥伴,想說這個項鍊應該很適合你...”
“皇宮裡真的好豪華啊!完全是個不一樣的世界,每個角落都有士兵,僕人...聽說每個大臣都有帶假髮耶!我上次要幫一個大臣看頭的病時他堅持不讓我碰他的頭,結果一陣風來他的假髮就掉了...啊!公主殿下的狗狗好可愛!但我和士衛的狗狗比較熟...皇宮裡有好多奇怪的事情呢!但師傅和前輩們都不在,自己一個人在皇宮...有點可怕呢…”
“為什麼只有你一個人在皇宮呢?”他問。
“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上次找到的那個藥草治好很多人...進去之前...前輩說要小心一點... ”
“藥草...?”
“就是上次夏天我來這裡的回程看到的。”
他的眼神顯得很焦慮,緊抓著我問
“除了你以外,還有誰知道這裡?”
“...應該只有我吧…”
他皺這眉,低頭想了良久,說:
“藥師先生,你先別過來這裡了。”
“欸?不能來了嗎?”
我心中充滿了錯愕和疑問。
“總之,就是別再過來了。”
說完,他便跑走了。
~
那個重複不斷的夢,不斷重複的畫面,和不斷忍住的淚水——
“媽媽,這個項鍊給您。”
稚嫩的小手將親手做的項鍊遞給自己的母親。
那是個刻有薄荷葉的項鍊。
“謝謝你喔。”
女人溫柔地撫摸孩子的頭。
“那爸爸的呢?”
一旁的男人笑著問。
“啊…我今天在做一個。”孩子說。
~
“唔...怎麼天亮了...”
男孩在外頭找漂亮的小石子,結果找著找著便睡著了。“慘了,現在回去會不會被罵....”小男孩踩著小小的步伐奔回家。
“我回來了~”
沒有人。
“大家,我回來了~”
沒有人回復。
“爸爸!媽媽!我回來了!”
依然沒有回復。
“不要跟我玩躲貓貓啊!我知道你們都在!”
每間房間的們都打開過了,每個櫃子都翻過了。
沒人。
只有被破壞的傢俱,被打碎的窗戶,和滿地的血跡。
“你們在哪裡啊?快出來啊~”
男孩哭著說。
他們跑到他的房間,看到地上的字。
用血寫成的字。
『別怕
我們只是去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而已
你一個人一定要活下去
要守護族人的東西喔»
“...很遠的地方是哪裡啊...我也要去找你們』
男孩哭著說,淚水滴到地上,字跡變得越來越模糊。
“不要丟下我ㄧ個人啊…”
~
“國王陛下,我們已經知道那個新來的藥師跑去哪了。”
“難怪我每次問他他都支支吾吾的。敢跑去禁區,也算他膽子挺大的。”
“陛下真的不好奇他去做甚麼嗎?”
“反正那個民族不是已經被滅族很久了嗎?連屍體也全數銷毀了,還怕其他人鬧事?”
“臣...還是有點不放心。”
“不然你明天帶一些人去探勘,有事再跟朕說。”
~~
冬天,少年從那個惡夢中驚醒了。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夢見族人的事了,但每次夢到,悲傷的情緒又被激起。
真的,好想哭。
正當他想縮回被窩,忽然聽到外面異常的吵鬧。
“是誰?”
他還來不及反應,房門就被狠狠的踹開。
他知道,來者不善。
“你們來做什麼?休怪我不客氣。”
“抓住他。”一個命令出來,幾乎全部的士兵湧了上來。
如果一,二個人撲上去的時候,他還可以很輕鬆地應付。但現在這種狀況,他的手腳都被抓住,嘴巴也被摀起來。現在他只能用雙眼睥睨著對方。
“我勸你不要亂動。”那人笑著說。
“你們幾個人跟我繼續去探看,剩下的幾個...就陪這個小弟弟玩玩吧。”
剩下的幾個人用繩子綁住少年的手腳,嘴巴上綁了布條...
~
“話說那個藥師為什麼今天沒有來?”國王問了一旁的侍衛。
“不知道欸?要不要派人去找?”
“算了,反正不缺他一個。”
~
“大人說讓我們跟人質好好玩是什麼意思啊?”
一個士兵小小聲的問另一個士兵。
“大概是任我們處置吧?”一個看起來比較成熟的士兵回答。
“欸?所以要則麼處置呢?”
“讓我想想......”
“啊!你看他綁那麼多繩子,要不要頭髮也綁一下?”
“我想綁馬尾!”
“馬尾算什麼東西啊?辮子才是王道!”
“你們在說什麼啊?明明就是包包頭最可愛了!”
“全部閉嘴!讓我安靜思考該怎麼處置!”那個成熟的的士兵大罵。
“真的非常抱歉!”
然後那些喧鬧的士兵跑到少年前面
“吶吶你想玩什麼啊?”
“你是笨蛋嗎?他的嘴巴被綁住了。”
“我幫忙解開!”
解開之後,他們帶著開心的眼神看著少年。
“其實你很想看星星對吧!”
“天都快亮了還有什麼星星!要看也是看太陽!”
“我想看火星...”
“你想玩什麼呢?”他們全部將視線投向少年。
“我想要...一個安靜的環境。”少年冷淡地說。
“嗚嗚嗚真的非常抱歉!”他們們害怕的跑走了。
該誇獎他們很有禮貌嗎....?
那群士兵討論了一下後,開心地的跑到旁邊跳起了舞。
我說你們這樣管人質好嗎?是說對我來說很好。
少年暗自想著。
~
明明留下我守護,我卻什麼都留不住呢。
為什麼當初要留下我這個沒用的人呢?
反正這些白痴士兵不殺我,白痴中的正常人遲早會把我處理掉吧…
現在我還能做什麼呢?
看著頸上的項鍊,我閉上了雙眼....

—啊啊…所以你一個人住這裡嗎?

是啊。

—那我以後可以來這裡找你玩嗎?

為什麼?

—呃....那個....穿濕的衣服會感冒喔。

為什麼這麼關心我呢?

—就.....想你了啊…然後就來了....

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溫柔呢?

—我想和你相處久一點嘛!

我...好像也是怎麼想的。

—欸?不能來了嗎?

是啊,你不會在來了。

—如果你孤單的話,我來陪你吧。

可以嗎?

—想我的話,就叫我的名字吧。

這有可能嗎?

—我就會出現在你身邊喔。

“さかた.....”

—今,会いに行くから!

~

“你沒事吧?”
看見那少年像是被遺棄在角落,我馬上跑到他面前。

“你怎麼會在這裡?”
他驚訝的看這我。

“因為你叫了我的名字啊!”

“所以說為什麼會被綁起來啊?”

我幫他解開繩子後,他抱住我大哭。

“さかた~”

自從他變成一個人之後,他便忍住了每一次的淚水,

但這次他放下了堅強的一面,在我的懷裡像隻撒嬌的小貓。

“不要丟下我啊...”

~
睜開了雙眼,坂田發現自己躺在被窩裡。

啊啊,原來是一場夢啊。

他拍拍一旁的うらた

“吶吶,我剛剛做夢了耶。”

“...不要吵我”

“我有夢到うらさん喔。”

“...沒興趣”

“就是啊你在...”

~
“吶,你的烤魚。”
棕髮的少年遞給紅髮的少年。
“喔喔喔這次可以吃到了嗎水神大人!!”
紅髮的少年興奮接下。
“感覺怎樣?”
“還不錯!”
棕髮的少年一臉”有練習就是不一樣”的表情,然後又變成”快誇獎我的廚藝吧你”的表情。
“噗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麼啊?”
“你的表情也太好懂了一點。”
“蛤?你說什麼?有那麼明顯嗎?”

與你共享—

十個最浪漫的春天,
十個最精彩的夏天,
十個不寂寞的秋天,
十個不寒冷的冬天,

不需要戲劇化的事情,只願與你攜手平靜地度過接下來的每一天—

“約定好囉,要永遠在一起喔。”

~
“所以到底是受到什麼打擊才會做那種夢啊?”うらた聽完他的夢忍不住吐槽。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小說看太多吧…”
兩人轉向床頭櫃,看見一本書
“...《摳門的水神》?”
然後真相大白了!(並沒有

(完)

喔!有人點進來看圖嗎?
果真是不怕傷眼的勇者(對我就是不會畫畫
既然都進來了就把文看完吧(我是大壞蛋

~所以說把惡魔隨便帶回家真的沒關係嗎?~(さかうら)

食前須知:
-うらた生日賀文
-不能帶入三次元喔!
-ooc很嚴重!爆炸嚴重!
-惡魔パロ:小惡魔うらた和上班族さかたん
-文筆在諾諾的文裡已經絕種了
-大概是ハイヒール.フリンセス延伸...吧,嚴格來講不算
-甜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上可以我們往下走↓↓↓↓↓↓↓↓

終於,

終於來到人間了~

うらた開心地又叫又跳,

就像童話故事中小美人魚對陸地的憧憬,身為小惡魔的うらた常常聽其他的惡魔說起人間的美好,一直對這個地方充滿了幻想 。

但年長的惡魔爺爺說人間充滿了危險。

哼,我是惡魔,他們是人類,有什麼好怕的?

就這樣うらた保持著愉悅的心情,直到天黑了,他才發現——

我好像...沒地方住...

慘了,總不能這樣一個人一直在街上自嗨吧…

得想想辦法才行。

看著來來往往的行人,うらた顯得非常的可憐無助。

怎麼辦?天越來越黑了...

好可怕...

他抱著膝獨自做在街上,

早知道會這樣就不要自己一個人跑來人間了...

咦!等一下!

剛剛那個紅色頭髮的人在看我耶!

其他人都只是勉強瞄一下,他絕對有看超過三秒對吧!

欸欸欸他要過來了!太棒了!

うらた使出了他的絕招——他將頭微微往下底,視線向上看,眼中泛著淚光。這招不管是對付惡魔還是人類,甚至是宇宙外星人,都會讓人心動的招架不住,尤其是由うらた這種可愛的小惡魔使出。

可惡啊,沒想到一到人間,就要使出絕招。

“大哥哥...救我...”小惡魔拉著對方的衣角,楚楚可憐地說著。

對方不知道是太心動還是太突然抑或是太緊張,盯著うらた許久後,終於吐出了一句話:

“你是不是衣服太重,走不動?”

蛤?這傢伙找死嗎?

不行,現在不是暴怒的時後,一定要想辦法讓他幫我忙!

不過我不想回答他剛剛那個問題就是了!衣服太重是怎樣!

“我...沒地方住...”

繼續保持剛剛的表情,うらた說。

“欸?那來我家住好了!”紅髮的男人爽快的答應。

欸?

成功了!

人間果真很好玩呢!

~

為什麼都已經二十一世紀了,還有人打扮的如此華麗呢?那個衣服...看起來超重的啊!

坂田暗想。

看著自己要帶回家的人一會兒追著電線桿的小鳥,一會兒指著路上的車大叫。而且他可以隱隱約約感受到他的周圍散發著愉快的小花花。

嗯,大概是穿越時空來的吧。

然後坂田便開開心心的把小惡魔帶回家,他大概忘記小時候大人說過不可以把陌生人帶回家之類的話。

~

“欸欸~原來是惡魔嗎?”

坂田睜大雙眼,看著うらた。

“嗯。”

うらた漫不經心地回著。

他環顧四周,幾乎把客廳的每個角落都掃了一邊。

好神奇喔喔喔,那個黑色的大箱子是什麼?還有那個會閃閃發光的又是什麼?

他突然瞄到坂田正盯著他看——那眼神像小狗盯著天上掉下來的肉,又像小孩子盯著玩具店的玩具飛機,更像人間的人看到來自陰間的惡魔。

不是更像,是根本就是。

看到他的眼神,讓うらた想起小時候聽過的一個故事——

從前從前,有一個惡魔來到人間,

“你是誰?”人類問。

“我是惡魔。”惡魔回答。

然後人類就生氣了!

“什麼!殺了他!”

“用火燒他!”

“用水淹死他!”

“用土活埋他!”

“餵他吃過期的早餐三明治!”

然後那個惡魔就死了。——

想到這個故事,うらた不禁打了個寒顫。

“怎麼了嗎?惡魔先生?”坂田歪著頭,疑惑地看著うらた。

うらた現在已經完全無法直視坂田的眼睛,

“你會餵我吃過期的早餐三明治嗎?”

他帶著恐懼問。

“咦?惡魔先生想吃嗎?我去買!”

坂田...是個熱情又主動的好男人。

“不不不不我不要!”うらた拼盡全力地搖頭。

“那惡魔先生想吃什麼?”

“呃…”

“啊!惡魔是不是不能吃大蒜?”

“那是吸血鬼。”

“欸?不一樣嗎?”

“完全—不一樣!”

うらた堅定地看著坂田。

啊!對到眼了!

うらた楞了一下後,轉過頭去。

坂田似乎沒有特別在乎うらた的反應。

“這麼說惡魔可以吃什麼呢…?”

坂田翻著他的冰箱。

“蕃茄可以嗎?”

坂田將一顆圓滾滾紅通通的水果放在桌上。

這個...看起來挺正常的。

“應該可以吧…”

“香蕉呢?”

“可以。”

“葡萄呢?”

“嗯”

“高麗菜呢?”

“嗯...”

“西瓜呢?”

“嗯......”

“啊!這裡有早餐三明治!”

“哇哇哇快拿走啊啊啊啊啊!”

坂田剛看到對方的反應,楞了一下。然後他試著把往うらた那邊移過去,うらた嚇到把沙發上的抱枕拿起來遮住臉。坂田再試著把三明治移回來,うらた便把抱枕放下來,恢復原本的樣子。

坂田在試了幾次,就這樣抱枕被拿起來好幾次。

坂田看著三明治,心想:嗯,有了這個三明治,我就天下無敵了!

うらた好想逃離現場。

坂田看到對方被自己玩到有點不悅的樣子,於是默默地把三明治放回冰箱,還有那些被拿出來的蔬果也被一一放回冰箱。

他看了一下時鐘,時間不早了。

“我先出去買晚餐好了,你看看要不要先洗澡。”

“欸?”

“浴室在那邊。一整天下來不洗澡應該很不舒服吧...還有,穿那麼重的衣服很累吧!”

“一!點!也!不!”うらた大吼。

為什麼這傢伙這麼在意我的衣服呢?

~

好了,現在讓我好好的洗澡吧!

絕對不是衣服太重什麼的!我們惡魔可是很愛乾淨的!

うらた走進了浴室。

哇!裡面的東西都是白色的耶!感覺好容易用髒...

他走到了浴缸旁,好好地研究一番,確認這個是可以用來洗澡的,他才將衣服脫下,整齊地疊在一旁。

他小心翼翼地將腳踏入浴缸,調整到一個最舒適的姿勢。

接下來該怎麼做呢?他看向一旁的黃色小鴨鴨。

嗯...黃色的,這個手感,該說是硬還是軟呢?

啊!這個東西我知道!這是塑膠!

うらた大力地捏了一下小鴨鴨。

“嘎呱ー”

“啊啊啊啊啊啊!”

這是什麼聲音啊啊!

我說...人間真的好可怕啊。

~

居然撿到一個惡魔回家!

而且還知道惡魔會怕早餐三明治,這的確挺令人意外的呢!

不知道他洗好澡了沒呢?

“惡魔先生~我買晚餐回來囉~”

“啊啊啊啊!”

怎麼一回來就聽到慘叫聲?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坂田想也沒想便衝進浴室看,他見到他家的惡魔先生正和他親愛的小鴨鴨起衝突,眼看情勢緊張,他不得不出手住止。

“冷靜啊!君子動口不動手!”坂田驚慌地大叫。

“惡魔先生!小鴨鴨不是壞人,他只是說話的聲音有點不討喜而已!你看。”

他用小鴨鴨輕輕地碰うらた的鼻子。

“很可愛吧!”

“…嗯”

其實...沒有那麼可怕呢!

“沒事就好!”坂田笑著說。

“我有買晚餐回來了,洗完一起來吃吧!”

“等一下!”

うらた叫住即將要走的坂田。

“我...不知道要怎麼洗澡。”

“欸?惡魔都不用洗澡嗎?”

“不是!我們才沒那麼邋遢!可是...我們平常洗澡的東西這裡沒有...”

“那惡魔都是怎麼洗澡的?”

“就...在瀑布下洗。”

“意外的好普通!”

“不然你以為是怎樣啊!”

~

“這個是蓮蓬頭。這個是打開,然後關起來,轉這個是調整溫度...”坂田細心地解說

“那個...訊息量有點大...”うらた提出問題。

坂田低頭思考了一下,的確一時教了那麼多東西不太好吸收,而且如果うらた調太熱燙傷或太冷凍傷都不是件好事。

“嘛...如果惡魔先生不介意的話...我們一起洗好了!”

坂田提出了一個很刺激的建議。

うらた想看著坂田洗總比自己摸個老半天也沒摸出個什麼還好,而且也不用怕自己誤觸黃色小鴨鴨之類的東西。

“好啊!”うらた接受了這個刺激的建議。

~

然後什麼刺激的事都沒發生。(作者欠打

基本上坂田做什麼うらた就跟著做,兩個人很快的沖完澡。

“惡魔先生!我來幫您刷背吧!”

坂田突然提出。

うらた自然是沒有反對的理由,對方從把自己撿回來之後都沒對自己下手,所以うらた認為’刷背’應該也不是什麼可怕的事。

他漸漸對人間的事物不再害怕,反而產生更多興趣。

“惡魔先生...為什麼沒有翅膀呢?”

坂田看著うらた的背,摸了又摸,還是狠難想像有翅膀的樣子。

“而且沒有尾巴...”

“有的話應該會很嚇人吧!”うらた說。

“這麼說你完全不害怕惡魔嗎?”

うらた轉向坂田問。

“如果是之前可能會有點怕吧…可是看到你之後不太怕了...反而覺得有點可愛呢!”

“這算誇獎嗎...”

~

洗好澡後坂田給うらた換上自己的T-shirt。雖然尺碼大了一點但不至於鬆到掉下去。

“穿起來好奇怪啊…”

照著鏡子,うらた為自己下了結論。

他試著拉正後,看見自己的鎖骨完完全全地露了出來,也可以微微地看到胸口。他在調整一下,結果換肩膀露了出來。

這衣服到底是怎樣啊怎麼穿都好暴露。

“感覺還不錯呢!”坂田從門口探出來看。

“咦!”

“看起來比你原本那套舒服很多呢!”

這傢伙絕對跟我那套衣服有仇。

~

兩個人吃完晚餐後,坂田將客房整理一下,先讓うらた進去休息,再自己回房間。

正當他猶豫要先滑手機還是先處理工作上的事,突然聽到有人在自言自語。

“哇,這個也會發光耶!”

“這個是什麼啊,轉超快的!啊,有風!”

“喔喔這個也好神奇喔!”

惡魔先生很開心呢!

“我可以進去參觀嗎?”

“歡迎歡迎!”

不然今天就好好地陪惡魔先生玩玩吧!

うらた進去坂田的房間後,可能是怕打擾到坂田,所以一個人靜靜地看。

呃...他好像沒有那麼貼心,只是單純因為他不知道面前這個東西要怎麼用。

“那個是電話喔!”

“電話...?”

“就是你可以用他和別人聯絡,別人也會打進來喔。”

“那直接用超音波不就好了。”

“原來惡魔和蝙蝠一樣啊...”

“蛤?”

“還有海豚也是呢…”

“什麼啊…”

“那這個呢?”うらた拿起了一個形狀怪異的東西。

“欸...我想一下...啊!那個是按摩棒!”

“這又是什麼東西啊!”

“就是像這樣,工作累的時候就按一下太陽穴。”

坂田將按摩棒貼在うらた的太陽穴。

“...麻麻的...感覺好噁心。”

“會嗎?我覺得挺舒壓的耶!”

“不過不工作不就沒壓力了嗎?”

“欸?說的也是...不不不,惡魔先生你想的太簡單了,大人的世界可是很複雜的!不工作是不行的!”

“人間的事好難懂啊…”うらた做下了結論。

~

早晨的曙光照了進來,其實已經趙進來好幾個小時了——

“唔...欸,惡魔先生怎麼睡在我的房間?”

他看著床上抱著他的惡魔。

うらた其實沒有抱很緊,不過坂田有點捨不得離開他的懷抱。

他想再多看這個惡魔的睡顏幾眼。

“等等!今天要上班!”坂田突然轉像床邊的鬧鐘。

完全的睡過頭了!

“唔...”

一旁的惡魔醒來了。

“怎麼了嗎…?”

“我要遲到了啊啊啊啊!”

坂田火速地跑到浴室刷牙洗臉,然後有回到房間換衣服。

“那個...剛剛有人打電話過來。”うらた試圖叫住忙碌的坂田。

“是誰?”

“你公司的人。”

“你幫我說一下我快好了!”坂田邊扣扣子邊說。

“我剛剛已經幫你請假囉~”

“誒誒誒誒?”

“他問我是請什麼假,然後我跟他說什麼來著的啊…”

うらた搔搔頭,

“啊...好像是生理假的樣子...”

坂田突然有種不詳的預感。

“所以啊…今天就陪我好好的玩吧~”

うらた露出了天真可愛的笑容。

果真...惡魔終究是惡魔

↑↑↑↑↑↑
醜圖嚇人爛文跑人,倖存者有幾個呢?
剩下就是諾諾的廢話時間了!(結果大家都走光了

うらたさん生日快樂!這麼晚才完成賀文真的很抱歉(還把你寫成小惡魔
其實我原本想搞個allうら,但時間超趕的,最後還是寫了さかうら
allうら什麼的,改天吧。

然後...今天我最後一次練reach的時候,我一聽到うらたさん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有點想哭...(我真的不是那麼感性的人,連我自己都有點嚇到
原來我喜歡你已經一年了啊…

去年我還剛聽到你的君色に染まる,認識了這個叫うらたぬき的歌手。
剛開始你還不算我的推し,慢慢地接觸你的歌,去聽你的生放送(聽不懂(日語渣
我對你的喜歡已經超過了其他人

去年最殘念的是,我一打開推特才知道你的生日到了,只能看著太太的賀圖苦笑
所以今年寫了文話了圖還唱了歌(是說三個都做的很爛

老實說我真的不太會講話,沒辦法具體地說我對你的喜歡
就是很單純的喜歡
我喜歡你的聲音,我喜歡你的個性,我喜歡你的身高(?
越深入地認識你,我發現你越符合我的口味
想著啊…不管一年兩年五年十年甚至更久都會支持著你
就算以後我有別的推し了,我仍會記得,是你陪伴我度過這段青春

總而言之,這輩子甘願為你而做馬(不不不不

很高興認識你!很高興成為こたぬき!
以後會繼續喜歡你的!

啊對了!うらさか十週年企劃開跑了~太棒了!每天都有糧!(重點x
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那...先這樣吧!大家晚安!by諾

~恋をしよう(1)~(さかうら)

食前說明:
-7月的第一篇文
-絕對不可以做帶入三次元這種事哦
-高中生+同齡設定
-ooc
-主要うらた第一人稱(含一點點第三)
-欸?甜嗎?好像吧(不是你寫的嗎?
以上接受我們往下走⬇️⬇️⬇️⬇️

第一次對他有印象,是高一的時候——

唔。
我張開雙眼,發現自己躺在保健室的床上。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啊?”
“欸?我也不知道欸。”
一旁的同學回答
“我進來的時候你就躺在這了。”
我想一下....我記得我早上來到學校...然後...
然後就昏倒了吧…
“可以問一下剛剛是誰送我過來嗎?”
我轉頭看向剛剛那個同學。
他低頭思考了一會兒,回答
“...剛剛有一個人待在你旁邊,一直慌張地說著說著”他怎麼了?他沒事吧?”,好像是因為上課所以他才肯回去了....臉我不太記得,不過我印象中他的頭髮是紅色的....應該是你的朋友吧?”
嗯?我印象中認識的人沒有紅髮的啊。
那傢伙,超令人在意的。

“うらた你今天早上怎麼了?”同班同學身兼我的好友的センラ問邊吃著早餐,邊問我。
“沒什麼,好像是早餐沒吃然後就昏倒了。”
當我說完這句話,他剛好吃完最後一口早餐。
“啊......”
“你吃完沒關係,我吃別的。”
我直接將他還沒開的飲料拿起來直接喝。
“等等那瓶是要給...”
“你說什麼!?”我驚恐的把那瓶喝一口飲料放下。
“喝了就算了我明天在送他。”
“這瓶是要給誰的啊?”
該不會他隱瞞我去當某某老大的跑腿然後我剛剛喝的他上司的飲料....
“你不認識的。”
“有點不敢喝啊…”
“不喝也太浪費了,總不能叫我把你喝過的給他喝吧?”

“所以到底是誰啊!”
センラ不知為何雙頰微微泛紅,看向外面,柔柔的笑著說
“大概是個....還不錯的人吧…”
簡單來講這句話的意思就是我把這瓶飲料喝完他也不會對我怎樣對吧。
聽完センラ的話後うらた便安心的大口喝著。”

對於完全沒有戀愛經驗的うらた來說,センラ剛剛那個表情可能是因為天氣還不錯。他其實沒有遲鈍到察覺不出來這個笑容和平常不一樣,不過うらた也只是單純以為センラ覺得天氣異常的不錯,並沒有察覺センラ對那個人的意思。

“啊對了,你有認識什麼紅髮的人嗎?”
既然都說到這了,我就順便問一下,希望有機會向他道謝。
“紅色頭髮的....隔壁班的坂田嗎?”
“哦?你認識?”
“好像有聽過...不過我跟他不熟。”
“...さかた...”うらた小聲地重複著。
“怎麼了嗎?”
“沒有....問問而已。”

在那件事發生之後,我也沒遇到什麼紅髮的人,”坂田”這個名字也漸漸的從我的記憶中消失。直到某一天...

就在一個平凡的午後,我抱著一疊作業簿,走在走廊上。
一位身高約高於我半顆頭的少年正朝著我的方向走來。當我還在晃神的時候,他已經在我面前...
“碰!”一聲。一個重物壓在我身上。
先暫不管散落一地的作業簿該怎麼處理還有我屁股著地有多痛。
那傢伙以標準的“保護頭部雙手著地姿勢”跌倒,而且他大腿的位子剛剛好落在我的兩腿中間。
同學你這個姿勢我完全爬不出來啊!而且...而且這個姿勢....好....好近啊...似乎只要稍微動一下就會碰到對方。
“啊啊啊!真的很抱歉!”
對方楞了幾秒,才發現自己做了件不得了的事。他馬上縮起雙手,跪坐了起來,並瘋狂的向我道歉。
一時間我也不知道該回答他什麼,就盯著他看。
他的頭髮是紅色的,是那種耀眼的紅,鮮豔的紅,令人印象深刻的紅。
坂田。
一個幾乎快被我遺忘的名字突然從腦中閃過。

“沒事吧?哇啊啊!你的臉好紅!”
他將手貼在我的臉上,被溫暖的手掌碰觸,柔軟的臉頰已經熱到可以用滾燙形容,心跳也增快許多。
我被嚇的趕緊低頭,結巴地說著:
“....我沒事...真的....”
“真的嗎?不去保健室看一下嗎?”
“沒事....”
“可是你好像有點發燒耶!”
“沒事的!我...”
“那剛剛跌倒呢?有沒有受傷?”
“沒有...”
“會不會是內傷...”
被他不斷的問,原本有點緊張的我放鬆了不少,甚至有點可笑。
“真的沒事的,我覺得現在好得很”我笑著回答他。
嗯…好吧…老實說我也不知道這樣回覆恰不恰當,但至少他不會繼續問下去了。
“沒事就好。”膽心的表情終於從他的臉上消失,換成了燦爛的笑容。
那傢伙的思考邏輯也挺特別的,聽到我這句話,他就鬆了一口氣。
我們兩個合力把地上的作業簿撿完後,他向我說:“我得先走了!”,便轉身快速離開。
正當我也要離開時,發現地上還有一張紙。
我順手把它撿起,仔細看一下,是一封信。
可能是他掉的吧…下次遇到在給他吧。
下次遇到是什麼時候呢…

“你昨天遇到坂田了?”在回家的路上,我和センラ簡單的敘述今天發生的事。
“呃…我是說...可能是坂田的人...”
“那你有向他道謝嗎?”
“啊…忘了。反正也不確定是不是他本人”
“也是...”

“不過我總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
“喔?怎麼說?”
“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覺得不對勁....”
那個紅髮的人朝著我這裡來.....然後他轉頭離開.....
正當センラ好像要換一個話題時,我突然想到
“他是不是走錯方向了?”

一直到高二分班後,我再次遇到那個在我昏倒時帶我去保健室,那個撞到我後摸我臉,那個紅色頭髮的人。

“欸?是坐在隔壁嗎?”

“我的名字叫坂田喔。”

“以後也請多多指教。”

TBC.
⬆️⬆️⬆️⬆️⬆️⬆️
大家好久不見!我又來擾民了!
7月的第一篇文啊!結果是7月底才完成…
高產什麼的對我來說真的太困難了嗚嗚....
就是一直想不到要寫什麼....
然後每次好不容易寫出一點東西覺得不太好就全部刪啦。
終於想到比較好寫的兩個主題!
一個是歡樂友情立志向(嗯…好像不是
寫的當下挺high的,可是裡面的的一些腦洞還在構想。
嘛嘛,希望可以順利寫出。
另一個是現在這篇,想加入點少女漫畫的感覺,以增加我發糖的能力!可是不知道效果如何....
結果不知道為什麼變成連載了(好可怕
這連載該怎麼辦啊!!
希望可以在暑假內完結,不會寫太長的!
話說這篇校稿さん幫我修了好多地方,辛苦她了!
那就....晚安囉by諾




【天月生賀企畫 · 那個夏日,你,與我】給老師的話語

詠絮辛苦了!

從企畫的內容構思,找人,催稿,到最後的編排,還有跟各位老師說的話,這些小細節都很用心!

看完妳的話有一點感動...

像我這種菜鳥文手(等等!我來lofter四個多月了

你們仍是這樣支持我,鼓勵我,

由衷的,謝謝你們!

我得努力一點啊!

我喜歡寫文,喜歡畫圖,想要做得更好,

希望自己可以趁暑假比較有空,產多一點文!

我要學詠絮送我一句話

Where there is a will,there is a way.

我要加油啦!by諾

(偷偷問一下:有看完我這五篇話的人嗎?

不然偷偷在這裡說:暑假比較閒一點,有人想點文或圖嗎?應該沒人吧....

詠絮@甘党還有希望的。:

@星嵐(っ・ω・)っ
真的好謝謝你啊QWQ
默默的幫了我那麼多還接了天月單人文的部分。
真的好喜歡好喜歡妳的文(迷妹式哭泣)
蘊藏在璀璨的文字與流暢優美的修辭下是何等深厚的情感…
看到第二部份希望早點遇見他的那份情感真的撞進(?)我的心中了qwq
好喜歡星嵐的文,請你接受我這份沉重的情感!(別
不要管笑曦了,跟我步入禮堂吧!(就叫你住手了


@月球上的洗衣機維修員
先告訴我為什麼你的LOF名那麼長wwww
你會接受這次企畫的邀請真的令我驚喜萬分。
請對自己更有信心,
在你筆下的月月都是可愛中帶著無限的溫柔!
這次的圖還是如此漂亮♡
我會好好愛你的,但那方面的事情就改天再說吧♡(意味深長
不過,最後總歸一句──
請好好休息!


@秃头不四不
你的出現真的讓我非常意外,
你是第一個主動來找我報名企畫而且一次攬下甘黨的圖文,
真的有嚇到我w
不過真的是辛苦你了,
一次攬下兩個,而且都是眾所期待(?)的甘黨,
現在就請完稿的你好好休息吃糧吧!
雖然催稿催到心累但仍舊十分愛你♡
一樣請對自己更有信心,
栖木木可是文繪兼修而且都十分出色的老師!


@半甜清粥_人间蒸发期
還是先感謝你答應這次企畫的邀約♡
默默地吃你以前的文也一段時間了w
也辛苦你得在夾縫中(?)寫文了。
奇怪,為什麼我上面的句子都等長?
為什麼又一樣長了!(跑題)
菇醬的まふ月真的過於可愛了,
特別喜歡設定♡


@硬方盒子
謝謝你願意接下企畫的邀約!
特別喜歡盒子的上色,
有種甜甜柔柔的感覺(?)
謝謝盒子接受這次企畫的邀約,
以及一直以來都十分支持我的文w
也盒子請繼續加油!


@木绝戚潇风
謝謝木風老師願意接下這次的企畫邀約!
除了謝謝老師願意接下邀約外,
也謝謝老師給我對企畫的問題。
常常是被老師問到才意識到應該要先告知各位老師才是。
因此非常謝謝老師!
偷偷說,特別喜歡老師文裡的感覺。


@アニノ酸
謝謝老師願意接下這次企畫的邀約!
從老師開始在lofter上活動就默默關注著,
只是因為是別坑的所以沒敢留言(
但這邊特別喜歡老師的圖,
很溫柔的感覺♡


@今天的奈希傳教了嗎
謝謝奈希さん主動接下這次的企畫♡
真的是非常感謝!
一直很喜歡奈希さん文裡甜甜的感覺,
字裡行間也是滿溢的情感!
辛苦奈希さん了♡


@ゆき
謝謝ゆき一忙完就馬上來接企畫w
對你真的是各種感謝♡
特別愛你♡
所以我們什麼時候要結婚和出道?(啥
雖然中間有點小尷尬,
但對你的喜歡仍然不減喔(?
而且ゆき筆下的孝明特別的帥氣!
穿插的時間也十分吸睛!
總歸一句——
結婚嗎?(啥


@丢人2018
謝謝咕咕願意接下這次企畫的邀約!
我必須老實向你坦誠,
最一開始我是在lof上面看到你,
然後才在推上看到,
驚覺兩人畫風及筆觸怎麼那麼像,
之後才認定是同個人w
然後完全沒料到還會在群裡遇見w
特別特別喜歡咕咕的畫風,
給人一股清爽的感覺,
俗話說飯隨愛豆嘛(啥
總之,謝謝你♡


@諾諾
你真的嚇到我了w
一次攬下三個真的非常的驚人。
真的辛苦你了!
也請給自己多點自信!
Practice makes perfect.
會越來越好的!


@七瀨夜
首先,還是謝謝你主動報名企畫♡
特別把你放在壓軸w(?
關注你是從2/22的貓咪甘党開始的,
你是我第一個關注的lof繪師,
所以看到你主動表明參加意願真的特別開心♡
很喜歡你的手繪風格,
非常可愛的感覺!
再來還是要謝謝你容忍我那麼晚才給你完稿,
而且還是長得很醜的東西(?
真的特別謝謝你♡


最後一次感謝各位老師!也辛苦了!

【天月生賀企畫 · 那個夏日,你,與我】心得

大家辛苦了!

能一起為天月慶生真是太好了!

每一張圖,每一篇文都看完了!都很喜歡喔!

詠絮@甘党還有希望的。:

【天月生賀企畫 · 那個夏日,你,與我】心得


以下是我們每位太太對這次企畫的心得感想,


透過這些文字可以更了解那一字一句之間,那一筆一畫之間的涵義喔!


我是栖木!!这次甘党文绘都是我的担当!!拖了很久很久谢谢詠絮絮没有把我砍死。其实很早就开始构思了,不是逻辑有一些问题就是实在是太过于寻常的剧情,怎么把他们两个的感情表现出来是我第一个考虑的东西!!不过好像因为我比较ooc的缘故不是特别的成功。砍了大约十多个剧情。有机会也想都写出来,偏题了。构图也砍了很多,虽然不是特别完美的作品但是希望大家看一看~~。总结就是真的很累,但是有很开心。能写我喜欢的东西,恰好被大家喜欢真的也很开心。不管怎么样谢谢詠絮絮组织这个企划!!和大家相处的很好很开心!!大概是这样的心得。


@秃头不四不 _甘党加湿器文&繪)


關於生賀企畫這點要先謝謝詠絮能讓我有這個機會以文手的身份參與,也辛苦妳要主持整個企畫,還要一直催稿(廢話模式開啟


也謝謝和我搭檔的笑曦,和妳合作的真的很開心,也覺得深感榮幸,妳真的超級天使!圖也畫得很棒!實在太喜歡了妳的圖(´;ω;`)……和妳聊天的過程也非常有趣,謝謝妳喜歡我亂亂的文風,也謝謝妳給我許多的鼓勵,要是下次還有機會再一起合作吧!還有我超級愛妳噠!我看我們直接入禮堂吧,妳覺得怎麼樣♥(´∀` )人?(不要亂騷擾人家


這次的文是單純以自己的角度來寫,幾乎都是相近的句子在重複使用,所以內容大概會經常重複到(真的是經常),或許會和部分人的想法有些衝突,但前面也說了這只是以我自己的角度來寫的一篇文,大


家可以看看就好不要太認真(`・ω・´)


本篇主要是以流れ星這首曲子為主,當中則分別混合ベリーメリークリスマス、カタオモイ、きっと愛って(對就是是新投別懷疑)這三首歌在裡面(但是並不明顯


很想寫出大家都能有所感觸的一篇文,但果然光靠現在的實力還是很困難吧(笑


不過如果真的讓螢幕前的妳有和我一樣的感覺的話那就太好了


好了我廢話太多了,剩下的就到我那裡在慢慢說吧!


最後再一次祝福天月:小天使你從我國中開始我就認識你了,到現在才真正的替你寫了一篇文(雖然


沒有很好),就算你看不到也沒關係,至少我做到這件事了(`・ω・´)!這樣就足夠了


總之,生日快樂。


這裡星嵐


@星嵐(っ・ω・)っ _天月單人文)


呃 我真的不會寫心得這類的東西所以就很官腔的隨便說啦(被打)
首先其實詠絮絮來私信我的時候,各種方面都感到蠻驚訝的( ꈨຶꎁꈨຶ)有種擺脫邊緣的感覺……
然後非常不要臉的要求 只要畫天月ww然後詠絮絮人超好的就給我單人惹!
合作的文手是星嵐太太!雖然我不知道我說了什麼讓對方想跟我步入禮堂……但是星嵐太太是天使 天使 天使罒ω罒
雖然本來想要鬧詠絮和星嵐太太說過要一起在詠絮等到快瘋掉的時候再交稿但最後還是很乖早交了
詠絮我是不是很棒


@月球上的洗衣機維修員 _天月單人繪)


2018天月生贺企划by阿酶(菇)


关于没写清楚的东西:总字数2900 后期有一点点赶时间还是有点流水账嫌疑了


Cp倾向是mafu月()(其实自己也没站稳但是疯狂表白的比较有男子力对吧(


梦境天月视角是从头到尾知道自己是月亮的,而mf则是得到了不肯透露真实身份(懒得给设定)的老大的确认才肯定的


天月的“觉得这样的美好时光快结束了(感觉自己作为一个月亮逃得太远了所以要死了)”“感觉冷”“穿的多”“打喷嚏”等等全是因为现实中mafu抢他毛毯还扒他衣服啊!!!


嗯…没了,传给辛苦的画手盒子吧,感谢你接纳我这乱七八糟的脑洞……


感谢辛苦催稿的詠絮……以及稍微提早那么一丢丢地祝月月生日快乐。


@半甜清粥_人间蒸发期 _まふ月文)


来自盒子【辣鸡画手】的话:


首先就是感谢咏絮絮【催稿小能手】
和菇菇【辛苦的文手】


关于咏絮絮,一开始找上我时吓了一跳
有种“真的吗?”“是我可以吗?”的感觉
结果稀里糊涂接了下来
(事实证明不行)


关于菇菇,写文的文笔非常好【关注第四♥】
想想自己的图也配不上她的文
(事实上也如此)【大感谢】


关于剧情,故事整个菇菇的心得里都讲过
我就不细说了
【词穷+夸人苦手】


总之,也给自己做个宣传【再怎么烂也是辛苦的产物】喜欢请点♥


@硬方盒子 _まふ月繪)


大家好这里是木风Kikaze!


先祝天月生日快乐!


接到企划的时候非常意外和受宠若惊,第一次写这对cp,所以非常感谢和我合作的安基酸太太!也要谢谢詠絮桑能找到我。


说回贺文,标题就直接用了そら月合唱的第一首歌的标题,因为感觉第一次合唱曲比较意义重大(?)而且贺文主要是从这首歌衍生出来的。


来讲点比较有意思的。我一开始的脑洞是天月被外星人抓走变成了真·“天”月,到结尾再揭露这是そらる给他讲的故事(类似于夏夜怪谈一类的),或者是天月为了把そらる晒黑而带着他到处乱跑;讲给安基酸太太后她说可以天月喝多了梦到许多和唱见们长得一样的外星人给他庆生。真正动笔后仔细思考了一下,把三个脑洞全——部拼在了一起。发给安基酸太太后得到了惊呼“天呐把脑洞顺得好正常!”


其实在天月梦到上飞船的那段里我原本给外星人的大家取名SRR/MFMF/LZ(像是“你好我是SRR,是这艘船的舰长”),觉得这样非常好玩但是自己看着又觉得好累赘于是就改了(笑


贺图那里海边的那张是我描述的情景哦,安基酸画出来的和我想象中的感觉完全一样呢!就算是在心得里我也想吹爆她!她超棒!!


啊对了攻受似乎非常不明显虽然标注了そら月……这点也没有和安基酸太太商量过或者细想……


听歌的时候觉得月子可能偏健气一点そらる偏长子(稳重)一点,然而再听就只剩下“啊啊两人都好可爱”的想法了。


攻受什么的、让它随风而去好了。


总之这次的企划非常开心!谢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个小可爱,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  @木绝戚潇风 _そら月文)


謝謝詠絮桑的邀請!真的是又驚又喜w企劃籌備辛苦了!


也謝謝這次一起合作的木風太太,能夠把各種腦洞很順地串起來真的是太優秀啦!


不論是參加慶生企劃或是圖文搭配什麼的都是第一次(炸)


如果有盡到微薄之力讓人感受到文中的氛圍就太好啦... ( ´•̥̥̥ω•̥̥̥` )


除了感謝還是感謝,祝阿麻醬生日快樂(๑´ㅂ`๑)


@アニノ酸 _そら月繪)


大家好這裡是奈希!很開心能夠參與這次的生賀企劃(,,・ω・,,)


請容許我再一次祝月月生日快樂!!!!我愛你啊(真的很吵#


呃嗯如果以前有看過我寫的東西的人就知道我基本上是沒有寫過甘黨以外跟月月有關的cp的,


所以這次的坂月其實是第一次嘗試。嘛啊當初什麼都沒想的就報了這對cp,等到開始想開頭的


時候就後悔了wwwww


「你連寫甘黨都會ooc了你寫坂月ooc不就更嚴重你是笨蛋嗎!」


啊對我是笨蛋www對不起寫這種東西傷你們眼睛<(_ _)>


不過還是很用心的寫了,因為想著雖然不能代表什麼,但是至少那份心情是在的


一如往常的沒有辦法把心中想要表達的東西做很完美的詮釋,請原諒我文學造詣不太好###


不過如果有誰能夠看得開心的話就太好了呢


對不起我話有點多ww最後謝謝主辦人詠絮以及願意和我合作的繪手諾諾,不嫌棄我的爛文筆


讓我參與這次的活動也願意和我合作,真的非常開心


然後最謝謝願意來看這篇文、以及一樣喜歡月月的你們。不喜歡我沒關係,但今後也請繼續喜


歡他!


@今天的奈希傳教了嗎 _さか月文)


天月-あまつき- 2018.06.30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這裡先作梗源解說(´・ω・`)


·標題及結語取自AAA的「風に薫る夏の記憶」


·孝明178cm 天月176cm 兩公分的差距w


·孝明以前真的是排球部的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隊長


·luz和孝明是前後輩的樣子(都在福井)


·月子怕煙火是因為小時候為了躲沖天炮而受傷,雖然我想他怕的應該是小型煙


火、仙女棒那類的,不過還是拿來用了...


·孝明今年也會在花火大會現場開live哦!(趁機宣傳w


·中間有些就是穿插了他們的一些歌,大家可以找看看( ´▽` )ノ


大概是這樣,很高興能參加這次的企劃


雖然中間發生了各種事(汗)但是能夠像這樣大家齊聚一堂(?)為我們親愛


的天月慶祝生日,是我飯上他這幾年來從沒參與過的


開始在lof上活動後才了解這個人更多,也才知道在華語區還有這麼多愛著他的


人,更因而認識好多超厲害的太太們,大家一起談論他的美好(笑)


我想,「あまつき」這個總是掛著大大笑容的人,已經成為我們生活中不可或


缺的一環了吧


要感謝的人有太多了,那麼就感謝母月父月讓這孩子誕生在世上吧!(大笑)


最後,謝謝主辦的詠絮ちゃん,以及合作繪手諾諾!


所有參加這次活動的太太們辛苦了!


如果能因為這些文章而有更多人認識他們、喜歡上他們就好了!


一樣感謝紅心、藍手、follow及評論哦,願意閱讀是我發文的動力٩(˃̶͈̀௰˂̶͈́)و


祝我們最閃耀的あまちゃん、生日快樂!


以及預祝武道館公演順利演出!


以上、ゆきです♪


@ゆき _なつ月文)


感謝詠絮さん願意讓我參加這次的企劃~還記得我當時因為剛考完會考所以很興奮地接了三個,反正閒嘛!事後回想,自己的確挺衝動的,超擔心自己會拉低這個企劃的品質....就...努力的做吧…希望大家不討厭。這次和我合作的三位都是超優秀的太太,而且人都超好的!能和他們們交流真是太好了!雖然天月大概看不到這個企劃,但大家的心意,一定可以透過宇宙的神奇力量(?傳達給他。


@諾諾 _うら月文/さか月繪/なつ月繪)


这次有幸接到了生贺企划邀请,对我来说很多东西都是第一次,像是和文手的沟通和确定主题之类的,就连接到邀请本身也是。总之非常开心,期待看到大家的贺图和文!


@丢人2018 _うら月繪)


第一次參加企劃!!!雖然依舊死性不改壓死線!(被拖出去
感謝詠絮君寫了一篇那麼可愛的天貓組,如果看到這張畫的人能感受到我想畫出日常鬧騰的,我會很開心的www
雖然我透視技巧負數什麼都畫不好wwww(你還敢說)
下次企劃如果我又腦抽就會再參加啦!(不要拉低平均的好ww)


@七瀨夜 _96月繪)


月月生日快樂!!!我會一直支持你的qwq
嗨嗨大家好,這邊是不盡責的企劃主辦人加96月難產文手詠絮!
這邊是身為96月文手的心得,另外發的一篇是給每位參與企畫的太太們的話(話嘮)
這是我第一次嘗試96月,也是文手生涯中第一篇BG(你之前到底幹啥去了?)
雖然很喜歡很喜歡這兩位天使,但是寫了太多腐向真的抓不太到BG的感覺(藉口)
因此整篇文都是少女漫畫的畫風(?)
我對不起所有愛96月的太太們QWQ
其實這篇文是想抓這兩人的合作曲《東京サマーセッション》的感覺,
但是貌似一點點都沒有寫出來…(土下座
然後和服是參照《打上花火》,PV裡的和服真的超美啊!
一開始是想用《打上花火》的感覺啦,但是那首的話依照我這顆腦袋只譜得出虐文…
如果讓大家對這篇文有一點點的喜歡就好了!
@詠絮 _96月文)


最後,代表大家在這邊向每一位認真將每一篇企畫讀完的天使們說聲謝謝。
當然,有些CP潔癖就不勉強了。
每一篇都是太太們的愛與心血,每一篇都是無償付出的(我窮)
希望各位能不吝嗇地點下小紅心及小藍手,如果有空的話就順便回應一下吧!順便就好啦,真的不強求,真的啦
好啦,不論如何──
天月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其他企畫作品連結請走→


天月單人


甘党加湿器


まふ月


そら月


さか月


うら月


なつ月


96月


心得

是我諾諾!さか月的繪手!

想說看到一樣的畫風會不會有點膩呢...?

所以我試著用別種上色方式!

因為主體是”紅”,打算整體用紅色系的,

風格柔和一點。

也是第一次嘗試的風格呢!這次企劃好多都是第一次!

動作是想讓兩個人看起來感情很好,就抱在一起,手比v,有點像在拍照。

然後邊畫邊煩奈希さん(我罪大惡極

這次衣服是參考最近あままふさか的影片!

不過坂田身上的貓咪...對啦我就是不會畫!

天月人物一樣是參考みっ君老師,坂田則是參考月森フユカ老師!

(欸我這裡廢話好少!進步了耶!

大家看さか月的文了嗎?是奈希さん寫的!

把傻傻坂田和陽光的天月個性都抓的很好,再配上奈希さん的文筆,整篇暖暖的,很喜歡。能為這麼好的文插圖真的很開心!真心推薦還沒看的可以往下看一下!by諾

詠絮@甘党還有希望的。:

【天月生賀企畫 · 那個夏日,你,與我】那個夏天,我眼中的紅色

@今天的奈希傳教了嗎
繪  @諾諾

*坂月/月坂無差

*月月生日快樂!!!!!!!!!!!!請讓我愛你一輩子(吵

*勿帶三

有些事物看似很遠,其實都近在咫尺。

比如說,幸福。

比如說,快樂。

比如說,夢想。

比如說,真正的自己。

比如說,比如說......

「某些感情......之類的吧?」

「喔?天月くん你不會是......」

「笨蛋,想也知道不可能啊,我怎麼可能喜歡他啊。」天月沒好氣的說著,順便瞪了那個自己亂說話的竹馬一眼,「再說,他喜歡的人是そらるさん誒。」

「抱歉抱歉,開個玩笑嘛,別在意。」坂田笑著道了歉,「那你說的感情是?」

「像是想要保護弟弟的那種感覺?畢竟まふまふ總讓人放不太下心呢。」

「啊我懂!」

其實你也差不多吧一一天月暗想。

「啊啦都這個時間了,天月くん我先走了喔!」坂田抓起隨身物品,就準備往外跑

「誒等下你打工地方的鑰匙落下了!」

「誒!?啊啊啊謝謝!」

看著對方胡亂衝出去的身影,他笑著嘆了口氣,眼底有收不盡的寵溺。

印象中夏日的那抹耀眼紅色總是佔據自己的全部視線。

從小一直一直在一起,一直到現在也二十年了。坂田很清楚自己對天月的感情是什麼。

那不僅僅是作為朋友,或是竹馬之交可以解釋的,是在更進一步的,做為喜歡的情愫存在。

他喜歡看他笑著的樣子,唱歌的樣子,因為一點小事鬧小彆扭的樣子,為別人著想的樣子.......算起來太多太多了。

那抹耀眼的紅色總是給別人無限的希望,對,就像是太陽那樣溫暖而強大。

相較於對方的,坂田覺得自己同屬紅色就遜色多了。

「有差嗎?如果同樣都能帶給別人快樂的話不管是什麼紅色,或是做了什麼事都一樣吧?」

「而且跟坂田くん在一起的時候我很快樂啊。」

當時他是這麼說的。

也許是被那份真情給打動了吧。

他知道,他絕對不滿足於做朋友。

印象中夏日的那抹溫柔紅色總是包圍了自己的全部。

從小一直一直在一起,到現在也二十年了。他知道,他知道在坂田自稱笨蛋和有些不靠譜的外皮底下,那傢伙有著說不出的溫柔,以及被他隱藏起來的成熟。

在自己生病的時候,總是默默的在自己身邊;在自己偶爾的任性之中,他也只是微笑地接受自己不合理的要求。

今後也想一直一直在一起呢,五年、十年、二十年...一輩子

阿咧?是做為朋友、竹馬、親友、生死之交,還是...?

似乎有某些被雲霧遮擋的感情,漸漸的變得明晰了啊。

「好熱、好熱好熱好熱啊!」

「因為夏天到了嘛。」天月拿著紙扇給坂田搧了幾下風,「我房間的冷氣壞了明天才能修,你就將就點吧。」

「嗚......」

「不過,既然這麼熱你來我這邊幹嘛啦,遊戲不也是說都打膩了嗎?」過了幾分鐘,天月才突然想起這樣的行為其實有些矛盾

「誒嘿。」

「裝可愛無效。」

「我也不知道哪......」坂田抬頭望了望對方,「一種......身體不自主的動作?那啥,潛意識之類的?」

「聽你在胡扯。」

「如果我說我只是想跟你在一起你相信嗎?」

「你覺得我會信嗎?」

「嗯......會?」

「才不會呢笨蛋。」

坂田笑了笑,「是呢,我是笨蛋呢。」

所以才會明知道不可能實現卻還是想要待在你身邊啊。

「老是這麼說自己真的會變笨喔?」

「那天月くん覺得我是笨蛋嗎?」

「嗯,是喔。」天月毫不遲疑的回答,無視對方小聲的哀號淺淺的微笑了笑

「是個會對別人不顧一切溫柔的笨蛋呢。」

坂田開始覺得有點暈,他不知道是因為天氣太熱的關係還是友人講了這種讓人害臊又容易會錯意的話所致。

「但是我覺得天月くん更溫柔一點喔。」

「一直一直很耀眼呢......總是帶給別人滿滿的勇氣、還有想要努力突破現況的心情。」

可是為什麼面對這份感情我卻呆滯不前呢?

為什麼面對這份感情的時候,我連踏出一步的一點點勇氣都沒有呢......

「果然,」

果然,

「天月くん是我最憧憬的人,」

你是我最喜歡的人,

「而我只是徹底的笨蛋而已呢。」

我跟你卻還差得很遠很遠啊。

「你啊,不用想那麼多啦。」

天月啟唇,如此說道。

「你跟我又不一樣,就算全世界都背棄了也有我覺得跟你在一起很快樂。」

「不管你怎麼想我就是跟在這樣的你身邊啊。」

他這麼說,只是他沒有說

跟我不一樣,你的紅色是溫柔的炫目,不像你口中所訴說的我那樣的耀眼而刺激。

可是啊,

我最喜歡這樣的你了。

「你在笑什麼?」

「沒什麼,」天月笑得挺歡,「只是突然覺得你剛剛說的那些話就像是在告白一樣呢。」

「什......!」

「開個玩笑而已,沒事沒事。」他揮揮手,「不過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話我大概會很開心呢。」

「誒......」

一時之間還無法理解背後的含義,在紅髮人兒還一頭霧水之際,只見天月笑著甩了甩鑰匙

「真的很熱呢,我們不如出去晃晃吧?」

愣怔了幾下,一直到他說了「再不理我我就自己去了喔」這樣的話,坂田才回過神來

他一邊整理自己的儀容,一邊用微妙的眼神看著眼前的人。

真是不懂他在想什麼呢......正當坂田這麼想的時候,褐髮人兒突然丟下自己小跑步跑了出去。他有些慌的也跑了過去,下意識地抓住了那個人的手臂,對方轉過身來看著自己,迎上的是兩人互相疑惑的眼神。

「......怎麼了?」

對上眼的這個瞬間他才突然解惑,也許自己還不懂對方那句話的涵義;也許自己知道隱藏的這個方法在感情上來說不一定是最好的;也許天月對自己到底是怎麼看得他還要過好久好久才能理解.......

但是他果然還是不想放手,他不想要眼睜睜地放著這個人離開自己身邊。

也許他至今還是不知道怎麼辦;也許他到現在還是不知道踏出第一步的方法是什麼;也許他現在還是沒有勇氣脫口說出喜歡......太多的也許,太多的不知道,但是如果像現在這樣緊緊抓住的話,這個人一定也不會離開的啊。

『不管你怎麼想我就是跟在這樣的你身邊啊。』

因為他是這樣告訴自己的。

「......坂田?」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反正自己本來就是個笨蛋嘛。

「沒事,我們走吧。」

但是他果然還是喜歡他,而且這點他是深深清楚的。

「嗯。」天月並沒有甩開他的手,只是給了對方淺淺一笑

…...真的好熱啊。

Fin.

其他企畫作品連結請走→

天月單人

甘党加湿器

まふ月

そら月

さか月

うら月

なつ月

96月

心得

欸又是我?我是這次うら月的文手諾諾!

又是第一次呢!第一次寫うら月!

就...之前看到這個企劃的時候就想一下自己要寫哪一對

最後決定寫うら月!

然後要跟詠絮說的時候,看到超多都滿了,有點緊張...

うら月的文手是空的!是空的喔!真是太棒了!

不過之前都沒看過うら月的文,

所以事前看了很多有天月和うらた出現的文,也研究了一下兩個人的互動。

最主要參考的是”私,アイドル宣言”

想要把兩個人寫得很可愛!(有成功嗎有成功嗎

甜點的話是因為剛考完會考胃口恢復了就想吃甜點啊!

想吃抹茶蛋糕!抹茶冰淇淋!抹茶超棒!

結果都沒吃到.....

嗯好...總之決定好甜點這個方向和失失講一下後先去耍廢...等圖出來了再慢慢想(超混

後來想加入pocky game(嗯...好像沒有夏日風情

還想加入外星人(等等...以現實為主呢

是說打算寫愛情向的...可是.....哇寫起來超羞恥的!嗯不是...就是不知道那種感覺有沒有寫出來呢…?

(欸...這是單純發牢騷了吧

對了!中間似乎有一些獨白的地方...我覺得那個就自己覺得是誰想的就是誰想的,畢竟我也沒有特別設定。

好啦…大家看完我的文不知道心情如何?我看完心情好複雜(欸

大家有看到失失的圖嗎?超可愛的!看天月的夾夾!うらた圍裙上的花花!兩個人的眼睛閃閃發光!好可愛!

感謝失失幫我畫那麼棒的插圖!真的很喜歡。by諾

詠絮@甘党還有希望的。:


【天月生賀企畫 · 那個夏日,你,與我】DESSERT

文  @諾諾
@丢人2018

-うら月/あまうら作者也不是很清楚

-天月生日快樂以後也會繼續喜歡你喔喔喔喔

-勿帶三

如果這份感情是愛情,
也就是說,那每一個心跳,每一個臉紅,
都是真的——
真的代表喜歡嗎?

“あまお— 今天有空嗎?”
話筒傳出了うらた元氣的聲音,讓天月的心跳聲也跟著變大。
真的好可愛呢...
我在胡思亂想什麼!
天月楞了一會兒才回話。
“喔喔!下午可以喔!”
“下午嗎…?好熱喔....”
等等剛剛的元氣呢?
我要收回我剛剛的心動!

“結果還是來了呢,うらたさん”
看著站在角落等待的嬌小的身影,天月笑著說。
“吶,你看!”
完美的無視天月的話,うらた將一張廣告紙拿到天月面前。
“這間......?不是那個東西都超貴的甜點店!”
“是啊…重點不是這個,看下面。”
下面一點.....
在歐式風格的蕾絲邊框內,出現了一隻突兀的生物。
“這個外星人好噁心!”
“的確呢…不是,看旁邊的字!”
“壽星和一位朋友接受小挑戰,便可以獲得經典小蛋糕兩份喔~”
“あまお,我們是朋友,對吧?”
うらた眨著眼,用可愛到令人難以拒絕的笑容看著天月。
“うらたさん,你想吃蛋糕,對吧?”
天月回給他一個燦爛的笑容。

“可惡...有那麼明顯嗎…?”
うらた收起了笑容,鼓著雙頰。
“明明昨天才剛下定決心控制身材的.....”
天月皺著眉,回想著昨日他在眾人面前發誓言的畫面。
“不然你的份可以給我吃啊。”
“這樣明目張膽的誘惑根本是折磨....”
うらた抓住天月的手,
“拜託了~不然今天你叫我做什麼我都答應。”
“這....既然うらたさん都這麼誠懇的邀請....我.....只好吃完再發一次誓。”

順著剛剛的姿勢,天月牽起うらた的手,拉他向前走。
並不是刻意的,只是視線剛好飄到。
白色的上衣隱隱約約透出了膚色,
也微微透出天月漂亮的骨架,
其實不用控制身材也不錯啊...
うらた想著,
“うらたさん~”
聽到對方的叫聲,うらた莫名的感到雙頰一陣熱。
む....我剛剛什麼都沒想什麼都沒想
“怎麼了?うらたさん走超慢的。”
“是あまお你走的太快了啦!”

“欸?要接受小挑戰嗎?”
店員睜大眼打量了他們倆好一會兒,問道。
“嗯...是的!”
“那先到旁邊練習一下吧。”
店員拿出了不知哪來的一盒pocky遞給他們。

等等...pocky….難不成是傳說中的.....?
うらた倚著牆,淡淡的問:
“あまお...看到pocky你會想到什麼?”
天月轉向他,用無奈地扶著額說:
“我除了要解決掉一塊蛋糕...還要吃pocky...真要肥了...”
“不...我們要往別的方面想....”
“樂觀一點的嗎...?”
“是啊...他叫我們練習一下...我覺得應該是....”
“pocky game?”

“等等不要啊!這個好羞恥!”
天月馬上跳起來抗議。
“我也不要啊!說...說不定只是單純要把pocky疊高高之類的...?”うらた也慌張地大叫,並用奇怪的理由說服自己。
“這也太簡單了吧!我覺得pocky game的機率比較高一點...”

看見うらた雙眉微微下垂,
果真...期待很久了嗎?
“吶...我想...還是試試看好了...假如你願意的話...”
天月打破了沉默,鼓起勇氣向うらた說。
明明還是覺得很羞恥,卻有點想嘗試看看。
“如果是あまお的話...我勉強答應...”
うらた背對著天月說。
他知道,看著他說,臉只會更紅而已。
意識到自己說了有點曖昧的話,うらた嘟著嘴,小小聲地解釋
“難得來吃蛋糕,總是要有點犧牲的!”
路過的一群小螞蟻表示非常同意,即使牠們被眾人無視。

“總之...開始練習吧。”
聽見うらた的回復,天月小心翼翼的抽出根pocky,用雙唇輕輕夾住,對方也快速的咬住了另一端。

兩個人的距離緩緩的縮小,近到可以感受到對方的呼吸。心跳的頻率也變快了許多,在腦中一片混亂的情況下,已分別不出是誰的心跳聲。
“啪”
斷掉了呢....該鬆一口氣嗎…?

兩個人都還未平復剛剛的心情,うらた用顫抖的手抽出了第二根pocky,含在口中。
天月閉上雙眼,咬住另一端。

和一般人玩這麼羞恥的遊戲都會超緊張的吧?
為什麼自己會有一點點開心呢?
這份感情,如果只是單純的友情,

那參雜在其中的怦然心動,又意味著什麼?
果真...有一點點喜歡...?
好難懂....

雖然是閉著眼睛,但可以感受到與對方的距離越來越小
意料之外的是,在pocky斷掉之前,一個柔軟的東西壓在自己的唇上。

當天月還在放空的時後,うらた直接咬斷,然後向後跳了好幾步。
“這樣...會過關嗎...?”
“.....先去問一下店員吧…”

“什麼嘛!只是單純的疊pocky而已”
不愉悅的塞了一口蛋糕,自剛剛兩個人知道真正的遊戲規則後,うらた的抱怨便沒有停過。

“不過蛋糕還蠻好吃的。”
當うらた讚美蛋糕到一半是,天月突然開口:
“うらたさん...”
“怎麼了?”
“有一件事請你務必答應...”
他認真,誠懇的盯著うらた。
“唔...?”
“請你務必收下這個——”
天月將藏身後的東西丟給うらた
うらた突然臉上好像碰到什麼毛茸茸的東西,他把那個異物拿起來看。
這東西...是那個廣告單上的外星人對吧...
“好像是贈品之一,不過有點麻煩...”天月解釋。
うらた一臉鄙視的看著那個娃娃。
“うらたさん說過今天叫你做什麼都會答應,對吧?”
天月帶著無辜的眼神看著うらた。
“不...這種事...這個有點....我不是很喜歡...”
“可是總不能這樣把他丟著吧...”
“我知道了,”うらた站了起來,大力的揉一下這隻可怕的娃娃。
“等一下....這個觸感怪怪的......”
“うらたさん!這裡有一張紙!”
“我看一下...這外星人的肚子裡塞的是做餅乾的材料....”
“我就想為什麼會有人送這種恐怖的贈品!”
“あまお...外星人先生在瞪你喔....”
明明剛才一副想碰都不想碰外星人娃娃的うらた先在卻把它抱在懷裡,還開心的操縱它。
等等...うらたさん居然和外星人是同一國的?!
他不是很嫌棄嗎?
天月由衷地感到疑惑。
“那我們先把外星人先生帶到あまお家裡分屍吧!”
うらた帶著天使般的笑容,說。
這傢伙絕對是惡魔絕對是惡魔。
雖然我也想這麼做就是了。
天月心想。

“哇~好可愛~”
天月端出烤盤,看見個種形狀的餅乾,早已忘記自己要控制身材的事了。
うらた拿起了一塊心型的餅乾
“哇!好燙!這塊就是我的了!”
“是我先看中那塊的!”
“這可是外星人先生的心啊,他將他的生命託付給我了!”
“うらたさん說過今天不管是什麼事都會答應我的!”
“好...好啦,一人一半。”

嚥下這份甜膩的感情,
是愛情還是友情,已經不想分辨了。
我只知道,
只要看到你,
只要聽見你的聲音,
只要待在你身邊,
我就滿足了。

你開心的樣子,
你生氣的樣子,
你害羞的樣子,
你每個可愛的樣子,
讓我想對你說
——You’re  my angel!”

“あまお你那一塊也大我的太多了吧!”
“餅乾是你分的所以是我選啊。誰叫你要分一大ㄧ小!”
“我似乎記得有人要發誓要控制身材呢....”
“我...吃完一定發誓。”


其他企畫作品連結請走→

天月單人

甘党加湿器

まふ月

そら月

さか月

うら月

なつ月

96月

心得

應該昨天轉的...

這裡是なつ月的繪手諾諾~~~

因為第一次畫浴衣+第一次畫夜景,所以聽到主題是花火大會的時後很爽快的答應了(啥?

然後就進行了個種研究,還有狂吵ゆき(對不起我錯了

把手次挑戰的浴衣和夜空畫到最好~

夜空的參考主要是96月的打上花火的那張圖,再以我笨拙的畫技加以扭曲(哈達(不要配音

天月的浴衣是參考去年暑假的那件,夏代的則是出自我柔軟如豆腐功能亦似豆腐的小腦袋瓜(?

不過煙火好難畫啊…真的好難畫啊...畫起來好像啦啦隊的彩球,也好像湧泉!

喔!還有天月和夏代的人物都主要參考みっ君老師!

就...邊看著老師的圖邊畫...就輕易的產生了自卑感...

最後還是大概勉強可以看的出來誰是誰啦~

大家也要記得往下看文喔~這次なつ月的文是ゆき寫的!

青春的感覺加上甜甜的氣氛,以及ゆき清新的文筆....我不太會說...總之很棒!很開心能為那麼好的文做插圖。真的,還沒看的一定要看喔!by諾

詠絮@甘党還有希望的。:

【天月生賀企畫 · 那個夏日,你,與我】和你一起的Summer Night

@ゆき
繪  @諾諾

*なつ月

*勿帶三

「なつ、しろ?」

棕髮男孩晃了晃腦袋,享用著手上的棉花糖,同時有些困惑地看向身旁人。

「嗯,隔壁班的帥哥,好像叫夏代孝明吧,夏天的夏。」金髮女孩心不在焉的回應著,放空似地望向遠方。

「欸...沒聽說過呢...難不成96ちゃん你喜歡他?!」

「笨蛋才沒有呢——!是最近常常聽班上女生提到他,貌似也會打遊戲吧,就想說要不要邀他加入我們——什麼的。」

女孩露出了一個好看的笑容,轉頭望向一旁的人,那人也回以標準的燦爛笑容。

「好啊。」

「...有過這樣的事呢。」大概是因為穿著木屐和浴衣的關係,兩人都放慢了腳步,走在沒什麼人的小徑上,「然後才發現大家都有在玩音樂,開始和なっちろ合作也是最近的事而已,但現在回想起來我們也認識很久了耶。」

「嗯...對啊...」金髮男人漫不經心的應著,他用眼角餘光瞄了瞄身旁比自己矮一些的人。

稍長的髮絲隨著晚間的微風晃呀晃,因為太熱而紅通通的臉蛋正好和他手上的蘋果糖相稱,再往下看,浴衣的領子拉得並不是很整齊,微微岔開的領口露出了一片白皙細嫩的皮膚,以及極具誘惑感的鎖骨——雖然他知道不應該對朋友抱持著這種想法,卻又深陷於其中。

「喂、喂!なっちろ!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男人有些不悅的嘟起嘴巴,用力咬下一口蘋果糖,外層麥芽碎裂的聲音在幽靜的道路上顯得明顯許多。

啊啊,連這種小地方也覺得可愛的我真的是無藥可救了啊。

夏代連忙順毛,「抱歉抱歉,剛剛稍微恍神了一下。」他頓了頓,「有點累了呢,吶,要不要喝點水?」

「哦、謝啦——」

「果然還是不該穿著木屐走過來的,負擔太重了。」語畢,夏代又灌了幾口水。

「是啊...負擔太重了...」

「...天月くん?怎麼了?」那種快要哭出來似的表情是怎麼回事?他硬生生把這句話吞了回去。

「..沒什麼。」

咔滋!麥芽糖又再次碎裂,而棉花糖也逐漸融化,黏黏的糖漿滴在修長的手指上。

靜謐的空氣混著甜味圍繞在兩人身邊。

砰!

強而有力的一記殺球順利著地,瞬間全場歡聲雷動,隊員們也紛紛擁抱在一起,汗水中夾雜著喜悅的淚水。

「你有看到嗎つっきぃ!!剛剛なっちろ的決勝球!太精彩了!真不愧是leader!...つっきぃ?」

球場上的金髮男孩用袖子擦了擦汗,單手抱著球,另一隻手拿起運動飲料喝了幾口,滴下來的水珠融在汗水裡,漸漸滲入衣服中。

天月看得出神,縱使他也不太確定他在看哪裡。他突然有股衝動——想要呼喊那人的衝動。

就在那瞬間,後方傳來一陣騷動。

「呀啊啊啊!夏代くん轉過來了!」「夏代さん在看我們!」

不曉得那人是聽到了還是看到誰,他露出了天月看過最燦爛的笑容。嘴角勾起的美麗弧度,白皙整齊的牙齒,有點瞇上的雙眸,讓他原本平靜的心湖泛起一波波漣漪,他好像能理解那些女孩們為之著迷的原因了。

女生們的尖叫不減反增,一旁的金髮女孩苦笑道:「なっちろ的人氣還是這麼高呀w」

「な...なっちろ...?」

「就是那個夏代的暱稱啊!上次一起打遊戲時我就這麼叫他了。」

天月沒做什麼答覆,只是目不轉睛地盯著球場上掛有大大笑容的那個人。

女孩輕輕地笑了笑,「下個月的花火大會,大家一起去吧?」

「啊我看到いぶ先生了!」

「天啊いぶいぶ也太可愛了吧www」

從遠方走來的Eve,安定的眼睛和隨風飄動的茶色髮絲,加上過大的浴衣而造成的萌萌袖,女子力極高的感覺馬上引來旁人的注目。

「那個...夏代好像剛睡醒,他叫我們先去逛,待會就來。」

「不愧是遲刻狂魔w啊有撈金魚!快點去玩!」踩著頗高木屐的96猫活動絲毫不受限制,馬上拉著茶髮男孩往攤位衝去。

「那個夏代...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天月一邊猶豫著是否該點開通訊錄和那人聯絡一下,一邊問著身旁的好友。

「欸——大概就是那種可以遲到3個小時的人?」luz一臉認真的回答。

「噗www 咳、呃、不,我是說更具體一點,比方說個性之類的。」他放棄掙扎,索性收起手機,開始認真物色晚餐。

「嘛,以一句話來形容的話——」

「啊,還有15分鐘就要開始了,我們得加快腳步了!」

離煙火施放的時間越來越近,天月也隨之越來越緊張,最大的原因便是由於孩提時代有過不好的回憶,因而害怕煙火這件事。

『去山頂的話,會更近更清楚更美哦!』那時腦子一熱就答應了,現在回想起來,兩個人上山看煙火根本是情侶之間才會做的事嘛。

希望待會不要做出什麼丟臉的舉動才好...

這麼想著的同時,他聽到了什麼東西斷掉的聲音,下一秒重心一個不穩,就這麼抓上前方的夏代。

「嗚哇啊啊!!!!」

「天月くん?!你還好嗎?!」

夏代連忙扶著人到前面的空地,待他坐好後才發現天月木屐的繩子斷了,腳趾間也磨的有些破皮。

「...抱歉。」

「我才是抱歉,這麼任性的要求要來...」夏代垂下眼眸,在天月旁邊坐下。

雖然是一小片空地,但四周仍被樹木環抱,從這裡連煙火的影子都看不到。

天月看著身旁一臉沮喪的人,突然站了起來。

「咦?天月くん?」

「...現在走的話還來得及。」

「不、不是,你沒辦法走吧,這樣子很危險的...」夏代急著想把人拉下來,卻反被抓住,天月就這樣扶著他的肩膀,邊舒緩了一下筋骨。

兩人的距離不到30公分。

「偶爾、任性一下也無妨吧?」

棕髮男人勾起嘴角,在他耳邊輕輕說著。

沒辦法,誰叫我對這個笑容——不,對這個人沒輒呢?

金髮男人如此想著,主動牽起身旁人的手。

「以一句話來形容的話......啊!來了!」

「欸、什麼東西來了?!」

天月順著luz手指的方向看去,只穿著普通T-shirt的金髮男孩正一邊揮手一邊往他們的方向跑來。

「...對不起對不起,不小心睡過頭了,有點趕所以沒穿浴衣來...」夏代雙手合十和大家道歉,一旁提著一袋金魚的Eve像是注意到了什麼而突然插話。

「吶我說夏代...你那該不會是拖鞋吧?」茶髮男孩有些嫌棄的指了指對方的腳。

「啊...」

正當大家一陣尷尬時,一個比普通男生高亢一些的笑聲冒了出來。

「噗wwww抱歉抱歉,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很好笑www」歡樂的氣氛一下子渲染開來,其他人也跟著笑了起來,包括夏代本人也是。

只不過他一瞬間恍惚了一下,因為那天真無邪的笑容。

咻——蹦!

「終於到了...!才剛開始沒多久而已呢!」

兩人席地而坐,巨大的煙火就在眼前綻放,紅的、黃的、紫的...有大有小,一發接著一發,與星星們在夜空中交織成一幅美麗的圖畫。

也許是長大了,也許是心理因素,亦或者是身旁正將大手包覆著自己的人,天月不但不覺得害怕,反而很享受這一刻。

大概因為是他吧,因為是和這個人一起來,就彷彿被施了什麼魔法一般,感覺時間流動的特別緩慢,並漸漸開始想要——想要和這個人共度每分每秒。

啊啊,這就是戀愛吧,竟然現在才意識到呢。

咻———蹦!

煙火依舊不停炸開,兩人從開始就不發一語,卻仍感到無比安心。

咻————蹦!

「吶,たかあき。」他覺得他的聲音有些沙啞,別有用心的叫了對方的本名,也明顯的瞄到了那人小幅度的震了一下。

他吸了口氣,轉過頭,露出白皙的牙齒,

「明年、再一起開live吧!」

圍繞在兩人身旁的是,被幸福簇擁的滋味。

~また次の夏も 君と二人で来たいな~

Fin.

其他企畫作品連結請走→

天月單人

甘党加湿器

まふ月

そら月

さか月

うら月

なつ月

96月

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