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諾

關注前希望大家去瞄一下自我介紹
身為こたぬき的一個小文手
雖然沒文筆也沒內容
但我會盡全力做到最好的
如果有什麼建議
或什麼需要改正
歡迎大家提出


頭貼/封面繪師:言若ちゃん

應該昨天轉的...

這裡是なつ月的繪手諾諾~~~

因為第一次畫浴衣+第一次畫夜景,所以聽到主題是花火大會的時後很爽快的答應了(啥?

然後就進行了個種研究,還有狂吵ゆき(對不起我錯了

把手次挑戰的浴衣和夜空畫到最好~

夜空的參考主要是96月的打上花火的那張圖,再以我笨拙的畫技加以扭曲(哈達(不要配音

天月的浴衣是參考去年暑假的那件,夏代的則是出自我柔軟如豆腐功能亦似豆腐的小腦袋瓜(?

不過煙火好難畫啊…真的好難畫啊...畫起來好像啦啦隊的彩球,也好像湧泉!

喔!還有天月和夏代的人物都主要參考みっ君老師!

就...邊看著老師的圖邊畫...就輕易的產生了自卑感...

最後還是大概勉強可以看的出來誰是誰啦~

大家也要記得往下看文喔~這次なつ月的文是ゆき寫的!

青春的感覺加上甜甜的氣氛,以及ゆき清新的文筆....我不太會說...總之很棒!很開心能為那麼好的文做插圖。真的,還沒看的一定要看喔!by諾

詠絮@甘党還有希望的。:

【天月生賀企畫 · 那個夏日,你,與我】和你一起的Summer Night

@ゆき
繪  @諾諾

*なつ月

*勿帶三

「なつ、しろ?」

棕髮男孩晃了晃腦袋,享用著手上的棉花糖,同時有些困惑地看向身旁人。

「嗯,隔壁班的帥哥,好像叫夏代孝明吧,夏天的夏。」金髮女孩心不在焉的回應著,放空似地望向遠方。

「欸...沒聽說過呢...難不成96ちゃん你喜歡他?!」

「笨蛋才沒有呢——!是最近常常聽班上女生提到他,貌似也會打遊戲吧,就想說要不要邀他加入我們——什麼的。」

女孩露出了一個好看的笑容,轉頭望向一旁的人,那人也回以標準的燦爛笑容。

「好啊。」

「...有過這樣的事呢。」大概是因為穿著木屐和浴衣的關係,兩人都放慢了腳步,走在沒什麼人的小徑上,「然後才發現大家都有在玩音樂,開始和なっちろ合作也是最近的事而已,但現在回想起來我們也認識很久了耶。」

「嗯...對啊...」金髮男人漫不經心的應著,他用眼角餘光瞄了瞄身旁比自己矮一些的人。

稍長的髮絲隨著晚間的微風晃呀晃,因為太熱而紅通通的臉蛋正好和他手上的蘋果糖相稱,再往下看,浴衣的領子拉得並不是很整齊,微微岔開的領口露出了一片白皙細嫩的皮膚,以及極具誘惑感的鎖骨——雖然他知道不應該對朋友抱持著這種想法,卻又深陷於其中。

「喂、喂!なっちろ!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男人有些不悅的嘟起嘴巴,用力咬下一口蘋果糖,外層麥芽碎裂的聲音在幽靜的道路上顯得明顯許多。

啊啊,連這種小地方也覺得可愛的我真的是無藥可救了啊。

夏代連忙順毛,「抱歉抱歉,剛剛稍微恍神了一下。」他頓了頓,「有點累了呢,吶,要不要喝點水?」

「哦、謝啦——」

「果然還是不該穿著木屐走過來的,負擔太重了。」語畢,夏代又灌了幾口水。

「是啊...負擔太重了...」

「...天月くん?怎麼了?」那種快要哭出來似的表情是怎麼回事?他硬生生把這句話吞了回去。

「..沒什麼。」

咔滋!麥芽糖又再次碎裂,而棉花糖也逐漸融化,黏黏的糖漿滴在修長的手指上。

靜謐的空氣混著甜味圍繞在兩人身邊。

砰!

強而有力的一記殺球順利著地,瞬間全場歡聲雷動,隊員們也紛紛擁抱在一起,汗水中夾雜著喜悅的淚水。

「你有看到嗎つっきぃ!!剛剛なっちろ的決勝球!太精彩了!真不愧是leader!...つっきぃ?」

球場上的金髮男孩用袖子擦了擦汗,單手抱著球,另一隻手拿起運動飲料喝了幾口,滴下來的水珠融在汗水裡,漸漸滲入衣服中。

天月看得出神,縱使他也不太確定他在看哪裡。他突然有股衝動——想要呼喊那人的衝動。

就在那瞬間,後方傳來一陣騷動。

「呀啊啊啊!夏代くん轉過來了!」「夏代さん在看我們!」

不曉得那人是聽到了還是看到誰,他露出了天月看過最燦爛的笑容。嘴角勾起的美麗弧度,白皙整齊的牙齒,有點瞇上的雙眸,讓他原本平靜的心湖泛起一波波漣漪,他好像能理解那些女孩們為之著迷的原因了。

女生們的尖叫不減反增,一旁的金髮女孩苦笑道:「なっちろ的人氣還是這麼高呀w」

「な...なっちろ...?」

「就是那個夏代的暱稱啊!上次一起打遊戲時我就這麼叫他了。」

天月沒做什麼答覆,只是目不轉睛地盯著球場上掛有大大笑容的那個人。

女孩輕輕地笑了笑,「下個月的花火大會,大家一起去吧?」

「啊我看到いぶ先生了!」

「天啊いぶいぶ也太可愛了吧www」

從遠方走來的Eve,安定的眼睛和隨風飄動的茶色髮絲,加上過大的浴衣而造成的萌萌袖,女子力極高的感覺馬上引來旁人的注目。

「那個...夏代好像剛睡醒,他叫我們先去逛,待會就來。」

「不愧是遲刻狂魔w啊有撈金魚!快點去玩!」踩著頗高木屐的96猫活動絲毫不受限制,馬上拉著茶髮男孩往攤位衝去。

「那個夏代...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天月一邊猶豫著是否該點開通訊錄和那人聯絡一下,一邊問著身旁的好友。

「欸——大概就是那種可以遲到3個小時的人?」luz一臉認真的回答。

「噗www 咳、呃、不,我是說更具體一點,比方說個性之類的。」他放棄掙扎,索性收起手機,開始認真物色晚餐。

「嘛,以一句話來形容的話——」

「啊,還有15分鐘就要開始了,我們得加快腳步了!」

離煙火施放的時間越來越近,天月也隨之越來越緊張,最大的原因便是由於孩提時代有過不好的回憶,因而害怕煙火這件事。

『去山頂的話,會更近更清楚更美哦!』那時腦子一熱就答應了,現在回想起來,兩個人上山看煙火根本是情侶之間才會做的事嘛。

希望待會不要做出什麼丟臉的舉動才好...

這麼想著的同時,他聽到了什麼東西斷掉的聲音,下一秒重心一個不穩,就這麼抓上前方的夏代。

「嗚哇啊啊!!!!」

「天月くん?!你還好嗎?!」

夏代連忙扶著人到前面的空地,待他坐好後才發現天月木屐的繩子斷了,腳趾間也磨的有些破皮。

「...抱歉。」

「我才是抱歉,這麼任性的要求要來...」夏代垂下眼眸,在天月旁邊坐下。

雖然是一小片空地,但四周仍被樹木環抱,從這裡連煙火的影子都看不到。

天月看著身旁一臉沮喪的人,突然站了起來。

「咦?天月くん?」

「...現在走的話還來得及。」

「不、不是,你沒辦法走吧,這樣子很危險的...」夏代急著想把人拉下來,卻反被抓住,天月就這樣扶著他的肩膀,邊舒緩了一下筋骨。

兩人的距離不到30公分。

「偶爾、任性一下也無妨吧?」

棕髮男人勾起嘴角,在他耳邊輕輕說著。

沒辦法,誰叫我對這個笑容——不,對這個人沒輒呢?

金髮男人如此想著,主動牽起身旁人的手。

「以一句話來形容的話......啊!來了!」

「欸、什麼東西來了?!」

天月順著luz手指的方向看去,只穿著普通T-shirt的金髮男孩正一邊揮手一邊往他們的方向跑來。

「...對不起對不起,不小心睡過頭了,有點趕所以沒穿浴衣來...」夏代雙手合十和大家道歉,一旁提著一袋金魚的Eve像是注意到了什麼而突然插話。

「吶我說夏代...你那該不會是拖鞋吧?」茶髮男孩有些嫌棄的指了指對方的腳。

「啊...」

正當大家一陣尷尬時,一個比普通男生高亢一些的笑聲冒了出來。

「噗wwww抱歉抱歉,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很好笑www」歡樂的氣氛一下子渲染開來,其他人也跟著笑了起來,包括夏代本人也是。

只不過他一瞬間恍惚了一下,因為那天真無邪的笑容。

咻——蹦!

「終於到了...!才剛開始沒多久而已呢!」

兩人席地而坐,巨大的煙火就在眼前綻放,紅的、黃的、紫的...有大有小,一發接著一發,與星星們在夜空中交織成一幅美麗的圖畫。

也許是長大了,也許是心理因素,亦或者是身旁正將大手包覆著自己的人,天月不但不覺得害怕,反而很享受這一刻。

大概因為是他吧,因為是和這個人一起來,就彷彿被施了什麼魔法一般,感覺時間流動的特別緩慢,並漸漸開始想要——想要和這個人共度每分每秒。

啊啊,這就是戀愛吧,竟然現在才意識到呢。

咻———蹦!

煙火依舊不停炸開,兩人從開始就不發一語,卻仍感到無比安心。

咻————蹦!

「吶,たかあき。」他覺得他的聲音有些沙啞,別有用心的叫了對方的本名,也明顯的瞄到了那人小幅度的震了一下。

他吸了口氣,轉過頭,露出白皙的牙齒,

「明年、再一起開live吧!」

圍繞在兩人身旁的是,被幸福簇擁的滋味。

~また次の夏も 君と二人で来たいな~

Fin.

其他企畫作品連結請走→

天月單人

甘党加湿器

まふ月

そら月

さか月

うら月

なつ月

96月

心得

评论

热度(29)

  1. 諾諾詠絮 转载了此图片
    應該昨天轉的... 這裡是なつ月的繪手諾諾~~~ 因為第一次畫浴衣+第一次畫夜景,所以聽到主題是花火...
  2. ゆき詠絮 转载了此图片
    大家好這裡是咕咕咕好久的ゆき!很榮幸能參與這次的企劃( ´▽` )ノ感謝主辦的詠絮ちゃん以及繪圖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