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諾

關注前希望大家去瞄一下自我介紹
身為こたぬき的一個小文手
雖然沒文筆也沒內容
但我會盡全力做到最好的
如果有什麼建議
或什麼需要改正
歡迎大家提出


頭貼/封面繪師:言若ちゃん

~戀疾~(さかうら)

第一次用lofter投文超緊張的啊~
食用需知:
-請勿代入三次元
-ooc
-是HE請安心食用
-自以為很甜
-志麻センラ友情串場
-文筆不佳

以上沒問題的就可以往下囉↓↓

坂田最近總是很奇怪,身子總是不時覺得疲憊,
更神奇的是,在他鎖骨附近,長了鳥的紅色圖騰。
之前以為是撞到受傷了,誰知那圖騰日漸明顯。

"那可能是傳說中的"戀疾"吧!"
和志麻討論後,得到了結論。
"戀疾?那是什麼?"
"我聽說是過度喜歡一個人且處於單戀狀態所產生的生理反應。"
在一旁的的センラ也參一腳。

"那...那會怎樣嗎...?"
"呃..."
被坂田這麼問的志麻眼神帶著不安
"聽說,會死掉。"
看到嚇的半死的坂田,志麻連忙安慰。
"當..當然只是聽說的而已啦,怎麼想都不可能發生吧哈哈。"
"不,是真的。"センラ卻神情嚴肅地說著"我家蜥蜴之前就是這樣死的。"
說完,身邊兩人的臉都黑了。
"不過聽說只要用真愛之吻就能解病囉。"
"坂田你看,這聽起來就是童話故事的艮,一定是假的啦~~"志麻忙著緩和氣氛。
"可是經科學證明,試著讓150隻患戀疾的百老鼠獲得真愛之吻,有147隻恢復健康。"
センラ專業地補充說明。

"真愛之吻嗎?"坂田呢喃著。
大家都知道,坂田喜歡著うらた。
"所以只要跟うらたキス就好了嗎?"坂田得到了結論。
"差不多是這樣。"志麻附和。
剛剛看似冷靜的センラ,瞪大雙
眼,驚訝的說     
"原來坂田有戀疾嗎?"
"你現在才知道嗎?"

這時消失已久的うらた突然出現了。
"你們在聊什麼啊?"
志麻和センラ看到うらた來了,便拍拍坂田的肩膀,小聲的說"加油"
然後就離開了。
欸!!難道是要發生真愛之吻了嗎?我要先做點什麼嗎?
先...先鼓起勇氣告白吧。
坂田想著

"我喜歡うらた!"
"はぁ?"
盯著面前的あほ,うらた慢慢地將臉靠近,
等...等一下,我什麼都沒解釋就要キス了?!
正當坂田腦袋一陣混亂時,
"啪!"清脆地響起。
小小的指頭快速從自己額前消失。
"清醒了嗎?"

是的,敝人あほの坂田,因體弱得到了絕症,與大家相處的時間不多
了。
"啊!!好煩啊!"
丟下手上的原子筆,看了一遍又一遍自己的遺書,
最後,揉爛,再寫一張。
而疲憊的身子使他沒力氣寫,甚至不想思考。
"我還不想死啊啊啊!"

"唷!真巧。うらた也來超市買東西啊!"
原本就很小隻的うらた,又蹲在一旁看東西,實在是不容易發現。
"嗨!センラくん。"
うらた伸出小手揮一揮,又縮回去看東西。

看到朋友冷淡的反應,センラ不得不關心一下。
"到底是在看什麼,看的那麼入神?"
"センラくん喝咖啡嗎?"
"怎麼了?突然喝起咖啡來了?"
"不是,是要買給さかた的。"
"哈?"
"他最近精神不繼...啊咧?你們都沒察覺嗎?"
"我比較好奇うらたさん為什麼這麼說?"
"就...他說了一些神智不清的話。"

センラ整理一下思緒,突然明白了什麼。
"他該不會跟你告白了吧!?"
"...嗯。"
"那你怎麼想呢?"
"買點東西讓他恢復正常。"
センラ心中默默嘆氣。
這對笨蛋是天生一對的吧。

"我是說假如さかたん喜歡你你會怎麼想?"
"ええ!就...不可能的!!"
センラ看對方雙頰微紅,
終於有希望了喔,坂田。
"我先去結帳了(°■°)~~"
うらた紅著臉跑開了。

正當センラ鬆一口氣時,手機響起了。
"不好了!さかた在寫遺書了。"
手機的另一頭,傳來志麻焦慮的聲音。
~~~幾分鐘前~~~
帶著期待的心情,志麻來拜訪坂田。
敲門後傳來的不是坂田元氣的回應,而是嘔吐聲。
志麻已經管不了太多規矩,直接打開門跑進臥室。
只見坂田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手還緊緊握著筆。
一看情況不妙,志麻先通知センラ。

"坂田,你還好嗎?"
"ま一し..."坂田擤了一下鼻子。
"我不在時,浦島坂田船...不...浦島船也要繼續加油喔。"
"坂田,別開玩笑了,你不會那麼快就死了。"
"可是うらた不可能會親我..."
"誰說的?"
センラ一進門就反駁坂田。
"え?"志麻和坂田不約而同的轉向他。
"好了,你們不要在安慰我了。先讓我靜靜。"
坂田消極地說者。
"可是,我剛剛..."
"好了,センラ,我們先讓他休息。"
然後志麻和センラ各自回去了。
突然又傳來敲門聲。
"我直接進去囉,さかた。"
是うらた。
坂田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縮在被窩裡。
看著小小隻的うらた抱著數個咖啡罐,一一放入冰箱。留下一罐放到坂田面前。
"精神那麼差,很不像你喔。"
"謝謝你,うらさん"
"才一瓶咖啡而已,沒什麼。"
"我是說謝謝你這段時間的照顧。"
"幹什麼...搞的好像要告別一樣。"

"說了你可能不信,我..."
正當坂田想解釋自己的想病時,小小的指頭壓住了他的唇。然後將他領口的扣子解開。這動作讓坂田的心跳聲變的很大,大到連自己都有點害羞了。
解開扣子後,鎖骨上的圖騰露了出來。
"果真是戀疾呢。"
"うらさん也知道戀疾嗎?"
"嗯,坂田快點去吻你喜歡的那個女孩子吧,這樣病就會好囉。"
うらた帶著有點失望的語氣,笑著對さかた說。

"沒想到うらさん相信戀疾..."
"畢竟面前就站著一個實例。"
"哈,我嗎?"
"不,是你面前。"
坂田看著うらた解開了領口的扣子,他的鎖骨也有和坂田一模一樣的圖騰。
"我是最近有的。"うらた雙頰泛紅,帶著很可愛的語氣說
"原本不想跟著你說的...我聽說,一模一樣的圖騰會互相底消喔。"
"嗯?"
"就是互相喜歡的意思啦。"
坂田聽到這句話,開心的快飛起來。
"是聽說而已啦..."うらた越說臉越紅。
"うらさん,"坂田認真地說"可以讓我吻你嗎?"
"隨便啦,我只是想要治好這個病而已..."うらた撇過臉回答。
坂田毫不客氣的把嘴唇貼在うらた的唇上。

正當兩人在互相賜與對方真愛之吻時...
"さかた~我們找到別的方法治療了
~"志麻和センラ興奮地跑進來。
"只要一點檸檬汁家醋加鹽巴漱一漱就可..."志麻還沒講完,就看見在床上親密的兩人。
"等等,你們在幹嘛?"センラ吃驚的問著
"啊,在治療中喔。"坂田快速地回答。
センラ和志麻看了一下對方,然後笑著說"不好意思打擾了。"

等其他兩人離開後,うらた撫摸著對方的鎖骨。
"坂田的紅鳥飛走了呢。"
"うらた的也是呢。"
坂田抱著うらた說
"很高興和うらた成為那147隻白老鼠。"
End

↑↑↑
寫完了寫完了~
超愛うらた的啊啊啊啊啊啊~
也超愛他們著對啊啊啊~
也超愛浦島坂田船啊啊啊~
也超愛那些歌手的啊啊啊~
也超愛...超愛什麼啊?
總之以上是一點小糖希望可以給うらさか(這個好像比較像さかうら)黨的大大塞牙縫
然後本人是個不務正業面臨會考的國三生
所以開學後不會寫文,可能要等到5月之後才會動筆
如果有什麼缺失之處大大們別吝嗇提出,我會抽空看的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by諾

评论(10)

热度(32)